落草为寇,加冕为王 1

*虽然是国际象棋设定,其实这是个啥设定我真的不是特别清楚【那你写个屁…】

*心血来潮,瞎写的烂文...








“哎呦我的王后,您快着点吧,这庆典仪式马上就开始了。”小侍女们密密麻麻围着当朝王后的2米大床整整站了一圈,为首的女官更是恨不得把直接王耀从床上拎起来。

层层叠叠繁复华丽被褥下耸动着的小鼓包左晃晃右晃晃,没两下又没声了,女官狞着眉头二话不说,手一掀抖了抖,然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后狼狈的从厚厚的羊毛毯爬了起来,一双鹿儿似的金琥珀色眼眸闪着水光,似乎无声指控着自己的粗暴对待。

好一个受尽委屈的绝代佳人的模样,女官恨恨想着,7岁入宫爬树结果发现自己恐高折腾了整整一天害她被先王责罚,9岁跟伊万布拉金斯基捣鼓药品结果把禁卫军弄的上吐下泻,15岁跟亚瑟柯克兰跑到白赤边境差点被当细作抓起来,哦更不用提平时捉弄朝臣侍卫的芝麻大点事了,每次犯错后都是这么一幅可怜兮兮的悲惨样子,一次两次上当,女官发誓再也不会被这位赤棋有史以来最彪悍最没管教的王后所戏弄了!

于是王春燕叉着腰,也不管礼仪规矩,对着好似还跟周公约会的王后开嚎,“王后您要是在庆典上迟到了,我就把你洞房花——”

王耀砰的一声跳起来捂住了女官大人的嘴,笑得谄媚,“打人不打脸,我这就去收拾去庆贺阿尔弗雷德那小兔崽,哦不,国王陛下,国王陛下。”

上一次赤棋国这么大张旗鼓举国欢庆的时候还是5年前少年成名的骑士大人亚瑟柯克兰大败邻国凯旋而归,一战奠定赤棋强国地位,他国割城献地从此再无力抵抗,而这次则是举国庆贺阿尔弗雷德国王登基满十载,国力昌盛而百姓安居。

赤色威武城墙张灯结彩,城下百姓将士呼声一声比一声强,而城上权臣忠臣脸色却有些难堪,一国王后在如此重要之场合公然迟到,这叫天下人怎么看,但反观赤棋国权利最滔天的几人,国王笑的还是那么二,哦不是如沐春风,骑士还是波澜不惊的一张脸,除去那双出戏的厚眉毛,城堡,谁敢说城堡大人不要命了吗,主教大人呢,正忙着跟楼下美女抛媚眼调情呢。

这边王耀扭着屁股打着哈欠姗姗来迟一点愧疚的意思的也没有,王后瞅了瞅一脸不悦的朝臣们,一个扭腰堪堪半倚在阿尔弗雷德身上,扭捏作态,“你们不知道啊,昨天我被整整折腾了一晚上。”

众人咳咳嗓子,自家王后放浪形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当众开车也不知羞耻!

阿尔弗雷德标志性的大笑刺的王耀一个激灵,国王毫不客气的搂着王后的蜂腰,一个侧眼尽收了来自亚瑟柯克兰跟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冷眼白眼,他这位王后可是能耐极了,侧过脸吧唧一声亲在王耀侧脸宣示主权。

折腾了大半天,又是演讲又是阅兵,王耀听的意兴阑珊,期间指使伊万去给他拿了几块熊猫饼干还被阿尔弗雷德偷走了一半,当朝国王王后为几块曲奇饼拉拉扯扯看得众位朝臣胃疼不已,真真是天佑我朝啊,平时政见不合的臣子们难能达成了一致。

当王耀扶着腰披着一身层层叠加的服饰却还被告知上朝时,整个人都快炸了,气汹汹的就想去捏阿尔弗雷德耳朵,然而半路上遇到了同样一脸阴沉的骑士大人,当亚瑟柯克兰看到王耀时,脾气显然好了不止一个度,一言不合的就用公主抱抱起了当朝王后,颇为撩人的在人耳边吹风,“耀不愿走,我抱你可好?”

卧槽,众侍女皆掩面,非礼勿看,啊,今天的国王仍是一片青青草园,绿的发青。

等王耀跟亚瑟到场,大殿里难得弥漫了一股低靡的氛围。两人匆匆就坐,堂下赤棋第一贵柯克兰家族像是按耐不住,“现北部边境有大敌来犯,正当我王执政十年之时,还望国王派兵镇压,以显天威。”

阿尔弗雷德懒洋洋支起下巴,剔着眼皮瞅着,“柯克兰卿,你看我应派谁出战呢?”

“正该是亚瑟骑士长,骁勇善战,我朝第一——”

“你可放过你侄子吧,”王后嘴里嚼着今年新供的葡萄,口齿不清的打断了老柯克兰。“骑士长在南方土生土长,从未到北方极寒之地,地形不熟,气候不知,对敌不了解,你是让他打败仗还是损我国威啊?”

老柯克兰气的急咳嗽,阿尔弗雷德反而哈哈笑起来,促狭的看了自己啊王后一眼,“那王后觉得何人胜任呢?”

不急不慢吞咽下去甜美的汁水,“我啊。北方虽大,但鲜有来敌,正值十年庆典来犯边境,我来自北方,身为王后,一来代表皇室灭他妄想,二来我已有五年未回家看望父母家族,这一点私心,还望成全。”

阿尔弗雷德听罢,罕见没什么回音,只说容他再考虑就遣散了所有人,亚瑟本想找王耀问个究竟,没想他溜得比谁都快,只能作罢。

回到自己寝宫就忙活指使人,吵着说自己忙了累了一天,要美食要泡澡要听曲的,折腾满宫里人鸡飞狗跳,自己闲适着听着小曲,披着浴袍躺在软乎的大床上,惬意的不得了。

然后腰间突然被围住,惊得人把手里的小糕点扔到了地上,哎呀呀心疼的叫起来。

阿尔弗雷德不为所动,把人转了个面抱在怀里,闻着刚出浴王耀身上淡淡的茶香,“说吧,你又琢磨什么呢?嗯?”

“我除了琢磨你,还能琢磨什么。”索性懒的挣扎,得寸进尺靠在国王身上。

呵。听得上方模糊的笑意,王耀心里骂上了。谁说赤棋国国王傻,整整一扮猪吃虎吃肉不吐骨头的主。

“你倒是拎得清,北方,你可得给我管住了王耀。”附上唇舌,吻得身下人喘息不止。

出征前几天,王耀还是抽空去见了他的情郎,哦是骑士长,幽绿的眼睛染上了几分执念,他与王耀青梅竹马,两家甚至都有联姻的打算,谁知从哪蹦出来个神棍,指着王耀说,此人必使赤棋到达前所未有的强盛,皇室得知后,宁可信其有,然而5个职位除去王后外皆安排妥当,于是就这么名正言顺赶鸭子上架把他推上了王后之位。

然后亚瑟半被迫开始连年征战,好也不好,他亚瑟柯克兰之名四大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看似位高权重,实则连心爱之人连手都碰不到。

骑士长叹息,千言万语只能化作四个空字,“万事小心。“然后单膝下跪,把吻虔诚的印在王后薄茧的手上。

王耀没想到的是阿尔弗雷德竟派出伊万与他同去,城堡大人一向驻守东方预防来犯之敌,临行前国王也没表明原因,只是将一个咒符交给他互通有无。

“阿尔弗雷德竟也让你与我同行,也不怕你我就这么叛了他。”束起长发换上甲胄的王后反而多了狠劲跟器宇,看起来与宫纬丝毫没有瓜葛,一股英气逼人。

伊万与他并驾齐驱,脸上总带着一副与他性格身型格格不入的看似纯真的笑意,软糯的少年嗓音让人想象不到他是远镇边陲的城堡,“小耀说笑了,阿尔弗雷德什么时候做过没有把握的事,这朝堂上,他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是啊,多少人看不清,他才是心狠手辣的寡德之人,天生的王,相信我伊万,这才是个开始。”

伊万瞥眼,看着王耀,“小耀的话,我何时不信过。”

TBC

评论(8)
热度(205)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