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设米耀】One last dance (上)

*国设注意,少量露中,黑三角预警

*summary:王耀与阿尔弗雷德的调戏与反调戏

*do not own&OOC belongs to me




伊万一直觉得自己对王耀存在着某种病态的欲望。

不是情欲,或者说不仅仅是情欲。当王耀那双杂糅着碎钻般的琉璃双眸温柔的凝视着他时,一股热意罕见的温煮了俄国人的冰冷心脏。

修长却指节突兀的手一下一下梳拢着乌黑长发,伊万看似缱绻温和的动作像是在无声的妥协跟示好。

——如果他真的懂什么是妥协的话。

“伊万,我可以自己——”王耀调换出一个无害的嗓音。

然后俄国人软糯却不容拒绝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跟着一起来的是一小撮头发被揪紧的尖锐感,“别动,马上就好了。”

王耀敛了眼皮,任由伊万任性的给自己梳了个不和规格的高马尾,在一个多国峰会几十个国家化身出席的晚会上,尤其他还是主办方时。

面对伊万有时候比面对阿尔弗雷德更棘手,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说,就像一对离了婚分了财产的夫妇因为某种原因还要生活在一起,但双方明明都知道不能信任对方却还要举案齐眉。

伊万半倾过身子,站在王耀座椅一侧,伸出手臂,及其绅士的邀约动作。

正当王耀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声顿重的撞击声从门口传来,他下意识的侧头,那人踢门的脚还没完全收回,王耀半搭在伊万胳膊上的手明显感知到俄国人肌肉瞬间绷紧。

能让伊万反应如此大的人没有几个,能这么明晃晃在伊万跟王耀面前放肆的只有一个人。

钴蓝色像玻璃一样尖利的眼睛盯着王耀,阿尔弗雷德似笑非笑的表情被暖色灯照的有几分狰狞。

“你来干什么?”

“你们在这干什么呢?”

王耀咋舌,见惯了两个人剑拔弩张相互威胁扔核弹的场面,这种简直可以被归类于最温和的那一类,他决心不去掺一脚。

如果他能退场的话,中国人说不定早就找个两个人吵个火热的间隙溜掉了。

“我来找王耀的。”阿尔弗雷德恶意看向伊万。“你要是方便,可以现在出去了。“

美国人闲闲看着王耀疑惑的表情,再次开口,“朝鲜问题。”

这相当于给王耀下了最后通牒,一个他没办法拒绝的理由,经济带动政治,他知道阿尔弗雷德不可能不插手。

微叹一声气,但他也不喜欢被那美国佬牵着鼻子走,王耀拉住伊万的手腕,快速的瞥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刻意用他能听到的声音凑近伊万,“一会我去找你安排南海演习的事宜。”

俄国人不出他所料的露出个小小笑容,在王耀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伸手揽过他细瘦的腰线,低头在他耳蜗吐息,“我等你。”

在伊万大步从阿尔弗雷德身侧走过的时候,男人叫住了他,鼻腔里哼了一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对印度出兵洞朗地区还没表态吧?”

伊万危险的眯起阴郁的紫色眼眸,冷冷的顿了几秒钟,转身走开。

男人颇为愉悦的一直看到伊万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才转身把目光重新落回在王耀身上。

私人订制的西装,恰到好处收紧了纤细腰身到性感挺翘的臀部再到一路延伸到笔直长腿,并不十分柔软的布料被紧绷的肌肉压出几道褶皱,阿尔弗雷德几分眼红的盯着不久前被伊万握住的腰部。

他讨厌王耀,讨厌布拉金斯基,但他更讨厌两个人腻在一起的恶心场景。

王耀拧起形状好看的唇角嗤笑了一声,左手握住扶手,优雅的把全身重量放在椅子上,目光却下意识避过他,对于王耀来说,一切太过炙热的东西都有害,“伊万当然不会表明立场,印度是他的钱袋,你这搅混水的能力倒真不如以前。”

中国人顿了一下,侧眼看着阿尔弗雷德冷漠的五官,越来越觉得近几年男人开始沉不住气了,“关于朝鲜,你已经看到了我要求所有船只撤回来,不是吗?说到底朝鲜问题的核心是他跟你的矛盾,我能做到的是很有限的。”

“朝鲜一直都是你的小弟,要不是一直以来你对他能源的转让,他也疯不起来王耀。”阿尔弗雷德冷冷的看过去,十足的演戏,他觉得中国人举手投足的无奈都是处心积虑的表演。

换了副表情,如果说阿尔弗雷德擅长的东西很多,那么威胁人绝对是他既擅长又令他满足的事情之一。

略抬起下巴,钴蓝色眼睛冷硬的打在对面人身上,刻意压低的嗓音像是最后通牒,“我来只是想告诉你王耀,如果你还管不住那条疯狗,那我就亲自动手了,你知道我的手段。”

王耀施施然起身,理平了西服上被压出来的褶皱,对着释放威胁的人礼貌的回应了一个微笑,只停留在嘴角的那种,给了一个作为东道主需要出席的理由,绕过男人想要离开。

这时候阿尔弗雷德的动作比思考快速也鲁莽的多,在王耀刚意识到后背有风的时候,右肩被一只手大力的扭转过来,整个后背打在坚硬的墙壁上犯着火辣的疼痛。

他以为阿尔弗雷德气急败坏的想跟自己动手,但随着男人右手虎口处钳夹在下巴,拇指和食指硌在下颌骨两侧狠狠的攥着,明显的,他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自2010年后,阿尔弗雷德越发意识到王耀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不冷不热,这四个字还是他挖空自己的中文词典描写出来的,与其这么说,他不肯承认的是王耀对他越来越没有态度。

无论男人百般刁难还是挖坑给他,王耀似乎都秉承着他不知从何而来的从容平淡,一张面容姣好的脸看上去委屈就全惹人怜爱,操他的,阿尔弗雷德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就当男人自以为习惯自以为王耀安于现状的时候,王耀奇迹般的崛起对他犹如当头棒喝。

蛇蝎美人,如果要阿尔弗雷描述王耀。他觉得自己被欺骗被戏弄,在他自以为掌控摸清了王耀的时候,才知道岁月不仅仅带来年龄,更致命的是承袭下来的历史与经验。

所以当王耀对自己的责问视若无睹时,阿尔弗雷德就像被扣动了扳机一样,身体不由自主行动起来。

阿尔弗雷德伸出左手用力握住刚刚被伊万抢占的纤细腰身,报复一般不安分的上下探索着,右手不再钳制于下颌,而是颇为温柔的绕过耳后,略微粗粝的掌心贴在耳根,四指插进王耀被迫束在一起的柔顺青丝中,拇指挑逗的摩挲着肉感的耳垂,海蓝色眼睛染上些许情欲极富有侵略性,他迫不及待的找到看上去亟待滋润的可口唇肉,狠狠的侵略进去。

这像是一场单方面的杀戮,阿尔弗雷德先是在如玫瑰般香甜柔嫩的唇上吮吸啮咬,试图打开东方人封锁的禁地,在发觉王耀并不明显的抵抗后,迷情一般搅动着唇舌侵城掠地,男人就像一个披着迷人外皮的恶魔,就连呼吸声都带着令人沉沦堕落的引诱。

左手狠狠握住王耀的腰向自己贴近,阿尔弗雷德右手施力揪紧他的长发强迫王耀打开城门配合他的索取,男人由之前的温柔戛然转换,报复一般弄糟了被伊万束的整整齐齐的马尾,嘴唇重重咬住王耀像花朵一样嫣红绽放的唇,随着东方人闷哼一声,几滴鲜血混合着残留的唾液随着阿尔弗雷德的离去色情又悲伤的显露出来。

两个人都由于这个过于凶狠的吻而感到心惊胆颤,看着王耀略肿起起的唇肉跟散落的长发,阿尔弗雷德在喘息之余更是添上一股掠食者胜利的骄傲。

王耀更是被这个吻搅的舌根发麻,但东方人并没有很狼狈,头脑不服务于身体,看着阿尔弗雷德如狐狸一般露出尾巴的样子,他捏出个动人笑意。

“爽了吗?开心了吗?“

阿尔弗雷德心底里冒出的征服感像被沙尘暴席卷而去。

然后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塌陷,他不带任何表情的梳拢好自己的头发,在抬手擦掉唇上冒出的血液时,王耀恶趣味的把它印在了阿尔弗雷德雪白的衬衫领子上,不伦不类的一个印记。

他看着阿尔弗雷德阴郁下来的五官,带着几分恶意的开口,“但比起信任伊万,我更情愿相信你,小英雄。“

就像他的现代化大多都是从阿尔弗雷德身上学过来的一样,他深信不疑。

阿尔弗雷德笑笑不回应,海蓝色眼睛深深看向王耀,其中包藏了太多信息。

在王耀一个人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之后,阿尔弗雷德叹息一声,把后背靠在墙壁上,摩挲着嘴唇像是回味。

“当然。你信任我,就像我信任你一样。”

你问信任度是多少?

Whatever you believe.

—TBC—

评论(13)
热度(308)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