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脑洞

悄咪咪跑出来丢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红茶会偏金钱的脑洞,大概会删吧哈哈哈哈。




王耀在等红灯的时候被后面阿尔弗雷德嚣张得瑟的鸣笛声吓了一跳,于是老王愤怒透过车窗用中指问候了阿尔弗雷德,美国人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他不顾后面一片车主的愤怒下了车拍了拍王耀的车窗,老王正在气头上,凭着一身武术也雄赳赳气昂昂的下了车,准备跟阿尔弗雷德对峙。

在阿尔弗雷德看到王耀的瞬间,小伙子的春心突然萌动,他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但一想到他是为了什么来敲车窗,顿时觉得走也不对,站在这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老王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模样。

人模鬼样的洋鬼子红了脸,气鼓鼓的表情虽然看着是生气的,但是海蓝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王耀觉得心里有点发麻。

不是好的意义上的,就像被哈利波特里的双头狗盯着看的感觉。

老王骂道你他妈脑袋是有洞吗?看不见我要直行,你右转急个屁。阿尔弗雷德只注意到两片柔嫩的唇肉好看的变化出各种形状,于是在老王一番狂轰乱炸下小伙子一点脾气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王耀在骂了句傻逼后气愤的开车走人。阿尔弗雷德傻眼看着人走了,自己连联系方式也没要到,于是一路紧咬着王耀,用自己的奥迪成功了追尾了王耀的奔驰,王耀气的都快动手打人了,但想到被追尾是后车负全责,老王想撕了阿尔弗雷德的心被一颗碰瓷的奸商心取而代之,想着坑不死他丫的,这边阿尔弗雷德仗着自己人傻钱多自残式的要到了王耀的联系方式并为此感到洋洋得意。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你算计我算计的认识了,后来王耀才知道阿尔弗雷德掏的修车钱竟然是给了阿尔弗雷德开的修车厂,为此老王跟后来成为自己男朋友的阿尔弗雷德足足冷战了2个月,不许上床,外加老王拒绝做饭,美国甜心度过了人生第二灰暗的时光。

阿尔弗雷德最灰暗的时光是两个人刚确定关系没多久,王耀由于总在出差,本身就不稳定的关系就更像一杯在桌子边缘的水,轻微一个碰撞就足够摧毁一切,王耀是阿尔弗雷德第一个男朋友,反过来对王耀也是,美国人开始作死不确定自己是玩玩而已还是动了真格的,渐渐对自己性取向发出疑问,于是愚蠢的开始各种测试,去gay bar,去找女人,经常夜不归宿,老王常常回家要么是一片冰凉漆黑,要么是在出差的时候收到来自酒保路人的电话告诉他阿尔弗雷德又喝醉了。

阿尔弗雷德不肯对王耀说自己这些行为的原因,他怕听到王耀说他只是玩玩而已笑他当真,而从来没想到一直任劳任怨带他回家帮他清理不去质问自己的王耀是用行为告诉他答案,而王耀以为阿尔弗雷德这样做的原因是腻了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想要冷分手,但也没注意到每次阿尔弗雷德喝醉后嘴里念的都是自己的名字,迷糊的时候都腿脚缠到自己身上像只章鱼。

最后还是由王耀提出了分手,两个人心里都像是放下了千吨的巨石,但阻碍感消失后出现的是沉重的空洞感,但彼此都以为对方对自己没有感情了,就默契的选择了不开口。

分手后,阿尔弗雷德跟王耀都没取关对方的fb,Instagram或是WhatsApp,不知道从某一天开始,阿尔弗雷德发现王耀po出来的图片突然出现了自己的表兄亚瑟,照片通常是两个人亲昵的搂在一起,好哥们一样,去你妈的好哥们,或者是聚会照片,但阿尔弗雷德敏感的发现亚瑟的眼睛从来没离开过王耀。

真正摧毁了阿尔弗雷德心里防线的一件事是他关注了亚瑟的一个私人小号,死寂了很久的小号里有一天突然发布了一条状态——I've found the love of my life. I've prayed to god for so long.

于是整个炸毛的美国人愤怒的黑了大西洋对岸亚瑟的账号,所以没有人包括亚瑟自己知道为什么自己开会时电脑里跳出来的撒旦被司康毒死的动态图片是谁搞的鬼。

王耀下了班之后去亚瑟公司里找他,正巧遇上亚瑟加班,于是贴心的在办公室外等他,几天几夜没怎么好好休息的中国人还是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等亚瑟出来看到王耀乖巧的样子觉得心都软了,于是他悄悄的脱下外套,盖在王耀身上,弯腰想抱起他的时候,他突然趔趄了一下,整个人被一只手抓住外套恶狠狠拽了过去。

他想着谁有胆量敢跟他放肆,抬头一开,正对上一双死寂的蓝色。

王耀被噪音惊醒,迷蒙着金棕色眼睛揉了揉自己发麻的胳膊,视网膜还是一片模糊,他努力的眨眨眼睛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砰一声,好了,三个人都炸成了三朵烟花。


... ...


唉这个脑洞其实是一时气愤下的产物,开头就是我自己遇到的事情,也算是W这么久最真诚的一次竖中指了大概。

脑洞一时爽,大概填不上...吧。

评论(8)
热度(140)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