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设/米耀】Hurt&Comfort

Sum:时间设定是南海仲裁后,并不全部是事实。


声明我不拥有黑塔利亚的任何角色和故事。

*

王耀把文件夹随手甩到桌子上,二者相撞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表达了男子的愤怒。剪裁贴合身材的西装把男子修长的身型包裹在内,而此时王耀骨节分明的手却扯着系好的领带,一贯是淡漠疏离的眼眸涌起少见的焦躁与不悦。

领带被黑发男子随意丢在桌上,略有些无名燥热让王耀又扯开衬衫最上面的几颗扣子,在自己的联合国私人办公室里王耀丢掉了在外人前的风度,毫无形象的一把扯过椅子坐下,双手不轻不重的按摩着太阳穴,脑中开始回放让他无比头疼的会议。

“都是一群狗仗人势的混账东西!”王耀想着菲|律|宾在大会里发言要求他遵守那个如同废纸一样的仲裁书,更甚的是阮|氏|玲那个白眼狼明明强占了他数十个南|海|岛|礁反而责怪自己是霸|权主义。王耀想起自家孩子蔑称东|南|亚为南洋列弱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个要不是阿尔弗雷德在这搅混水,东南亚早就被自己调教的服服帖帖的。想到这,一股无名火在黑发男子心里越烧越旺。阿尔弗雷德那个小兔崽子,给我在南海添乱就算了,想着通过一张废纸把我华夏领土分割给他国,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哟,王耀。”正气不打一处来,那被王耀恨的咬紧后槽牙的人出现在门口,西装革履,带着他标志性的眼镜,一穿正装就惹眼的要命的美利坚化身此时在王耀眼里成了四个字——衣冠禽兽,或者人模狗样。

“我没记错的话,美|国你的办公室是在前方100米。“被金发男子俯视的感觉让王耀更觉怒火中烧,于是干脆利落的起身,深吸一口气,把眼中的戾气稍稍遮掩。毕竟,输人不输阵,那小混蛋想要的就是让他方阵错乱,怎能衬了他的心。

阿尔弗雷德略微叹了口气,转瞬即逝,快得让王耀以为是错觉。“我只是来看看你怎么样,没有别的意思。“难得金发男子没用hero作为口头禅,可这话在王耀耳里完全变了味。

“哦?是么?我现在的状态你还满意么?”王耀咪起一双桃花眼,平时满是平淡泛不起一丝涟漪的眼睛少见的起了敌意。就连上次炸了他家的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这人也是一副退让隐忍的样子,阿尔弗雷德玩味得注视着王耀。

碍事的黑西服被黑发男子扔在一边,就连领带也被扯掉,钮扣被解开露出一小片白皙健康的肌肤,阿尔弗雷德很少看到王耀露出这么皮肤,平时禁欲的人诱惑起来真是不得了,脑中不知怎么出现这么句话。一双桃花眼就算沾染了怒气也照样惹人心醉,嘴角抿得紧紧的,像一只随时爆发撕咬猎物的豹子,一只勾着自己心的小豹子。只可惜自己并不是猎物,而是同他一样强大,不,甚至更为强大的捕猎者,两者相遇,必定是要斗个你死我活的。

“啧,”王耀见阿尔弗雷德并没有任何回应,怒火燃烧吞噬了他拼命保持的理智,大步走到还在愣神的美利坚大男孩面前,由于身高差异,黑发男子不得不稍稍仰起头,随即阿尔弗雷德从脖颈处感受到一股向下的拉力迫使他不得不低下头,然后一头撞进一片如同火焰般炙烤着他小小心脏的琥珀金色,由于猝不及防的拉扯,阿尔弗雷德本能性的扶住王耀的腰,两人彼此分享相互呼吸,近的甚至阿尔弗雷德能闻到王耀长年饮茶而熏得一身淡淡的茶香。

真是糟糕,阿尔弗雷德有点不敢用鼻子呼吸。身边萦绕的都是那个人的味道,左手上传来那人的温暖体温更是一步步吞噬着他的理智,而那个此时正在诱惑他的上帝苹果却根本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妥,手上依然紧紧扯住他那条该死的领带。

“琼斯先生,你在会上说你还会到南海来履行你那劳什子的航行自由,那好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你若是敢来,就别怪我履行保卫国土的权利。你不要小瞧我的家人对于保卫领土的决心。你要知道,自那百年屈辱过后,龙有逆鳞,领土问题就是我和我家人的逆鳞!”王耀一字一句的用中文向阿尔弗雷德阐述着他的愤怒,很少出离情绪的王耀此时完全被愤怒掌控,他是国家的化身,更是人民的化身。几百年前家人被奴役,领土被他人任意分割,国家风雨飘摇,如今蛟龙入海,他又怎能忍受在他逐渐走向复兴时任由他人左右领土主权。他也承认他这只是再向阿尔弗雷德身上发泄,国家的化身并不能把控国家的战略行动,可他的情绪难得的不受自己控制。

阿尔弗雷德默默的注视着眼前人,平时多话的他却于此情此景都梗在喉咙里,心里莫名泛起一阵心疼,自己明明也算是让他难受十分的策划者之一,可他偏偏就心疼这个人,想要安慰他,他不得不听从上司的安排,在他心里98%想要打败拖垮中国,他生来就是世界霸主,主保佑美利坚,可那剩下的2%的柔软他想一股脑的都塞给这个黑发男人,可似乎却并不领情。也难怪,也偏偏他是中国的化身。

于是美利坚大男孩低下头,像清风拂过树叶一般用嘴唇碰了碰他的唇角,随即离开。黑发男人连诧异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揽入了一个还称得上温暖的怀抱,一身的怒意在发泄性的宣泄出去后只剩下浓浓的疲倦,放松身体享受着抱着自己的小太阳一般的暖意,就让他沉沦在着温暖快算上虚假的怀抱中一会吧。他想到了很多,伊利亚占有性的亲吻与怀抱,王嘉龙和王豪镜回归时的一家人相拥,亚瑟柯克兰带着算计冷意的拥抱,没有一个能让他安心收起所有棱角身体和灵魂一同放松,而在阿尔弗雷德怀里,在他的敌人怀里,他却放松了须臾。

“放开我,阿尔弗雷德。”王耀轻轻说道,金发男子没有反对。径直跟着王耀走到桌边,也寻了一把椅子坐下,“你整理你的,我就在一边坐着,不会打扰你的。”

王耀像是叹息,“你随意。”便默许了他的陪伴。阿尔弗雷德果真就坐在一旁,看着王耀办公,不置一声。过了许久,久到王耀快要忘了阿尔弗雷德的存在,一阵好听的美式英语传到他的耳朵。

——Do you hate me?
Yes, so much.

我们彼此视彼此为眼中钉,我超越了你的工业制造,你试图让我不再安稳发展。

——Do you have a lot of friends?
Not really.

我们相互仇视,又在仇视中谋求发展,你夺去了印|度,我抢走了巴|基|斯|坦。

——How many friends do you think I have?
None?

我们相互比较,你走你一如殖民一样的盟友战略,我领导着我经济联动的一带一路。

——No, I have you, only you.
Does it mean anything even?

你眼中只有我,因为在你心里只有我有着能夺走你世界霸主的能力。

——Yes.

是的,我们联合把伊利亚送上断头台。我与你并无不同。我们的丑恶相得益彰。

当星辰开始遍布天空,王耀终于停下笔,抻了抻身体,准备离开。

“要不要到我家里去坐坐?我让人准备好了你喜欢的茶。“阿尔弗雷德咧开嘴角微微笑着,像待人表扬的孩童,不含杂质的期待让王耀恍了恍神。

王耀正准备开口,手机震动,黑发男子温和一笑,把手机转向阿尔弗雷德。“我还要和这家伙准备南海联|合军|演。告辞了。”

语毕,王耀拎着外套走向漫漫深夜,阿尔弗雷德盯着王耀逐渐与黑夜融合的身影,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冻成了冰渣,他觉得自己孤独的像个石刻。倏尔走出办公室,熟练的拨打了一串号码。

“告诉本田菊他们,按计划在南|海接着给我闹。“

END

评论(28)
热度(334)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