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耀/国设】Ice Wine

Sum: 马修威廉姆斯与王耀的one shot,微米耀,谁让老王是个老妖精系列...以及米耀太少不打tag了。别看阿尔弗雷德一副你不服我就打你的样子,但是每次和马修打仗都是输家,最惨的一次白宫都被自己哥哥点火烧了红红火火,你哥哥就是你哥哥。

声明我不拥有黑塔利亚的任何人物。



*



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机旅行,王耀终于降落到渥太华麦克唐纳-卡迪埃国际机场,黑白颠倒的12个小时时差让王耀略有些疲惫。

这次访问他是跟随着管家先生一同来的,中加两国正在谋求新的合作方向,他也理应去加深与马修威廉姆斯的私人关系。

拖着他随身携带的旅行箱,王耀的特殊身份减少了很多麻烦,通过为他预设的特殊通道他很快走出了航站楼。

渥太华位于加|拿|大东部,夏季气候湿润,王耀呼吸着新鲜潮湿的空气,刚下飞机的疲劳散去一些,然后他就看到了西装革履向他走来的金发男人,一张酷似阿尔弗雷德的脸,这是他第二次见到马修威廉姆斯。

“中|国先生,欢迎来到加|拿|大,车已经准备好了。”马修紫水晶一样的眼睛带着淡淡笑意,一口纯正的英音让王耀有种来到大不列颠的错觉。

王耀伸出手与马修握在一起,“叫我王耀就好,马修,好久不见。”

马修引着王耀上车,黑色卡宴轰着油门一路下了高速,十几分钟的车程很快就到了马修的私人住址。

与王耀料想的不同,马修就住在渥太华随处可见的普通的居民区中,那是一栋看着普通却温馨的房子,金发男人比王耀快走了几步把门打开绅士的邀请了他进入房子。与阿尔弗雷德一路聒噪随意不同,马修恰到好处的贴心让王耀心增了几分好感。

“耀你这一路累了吧,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我出门之前烤了一些曲奇饼,也准备了一些茶,希望你能喜欢。”金发男人脱下外套带着王耀走到了餐厅,伸手为王耀拉开了椅子。

王耀稍稍对金发男人对自己的称呼有些诧异,随后意识到这是西方人的习惯,而自己并不反感被眼前这个男人这么称呼,于是忍住了想要纠正的想法。

“真是麻烦你了,马修。”王耀笑的温和。

王耀小口吃着烤的松软的饼干,略有些甜腻的口感并不是那么对他的胃口,饮下一口茶,稍苦涩的味道中和掉了腻味反而在口中留下独特的食物香气。

这种熟悉的英式high tea让王耀不禁问出口,“只是好奇,我原以为你的生活习惯会和阿尔弗雷德更像一些,但...”王耀也突然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马修竟转换成了美式英语。

马修咽下口中的茶水,擦了擦手上沾上的饼屑“我和阿尔弗雷德小时候都是被亚瑟先生抚养过一段时间,即使是现在我也还是英联邦国家呢,但同时弗朗西斯先生也帮助过我,所以我也会说法语不过法|国先生总说我的法语和他的不一样呢”金发男人的嗓音温柔,“我家里的书写英语都继承于亚瑟先生,但你也知道阿尔弗雷德快餐一样的文化入侵导致家人一多半都讲美式英语,但亚瑟先生的影响一直都在呢。”马修稍微有些无奈。

王耀饶有兴趣的听着,一双琥珀色眼睛充满了好奇,“原来如此,我的家人很多都觉得你跟那个世界英雄是一模一样的,不介意的话能再多跟我讲讲吗?”黑发男人眉眼弯弯,总觉得在这里一切都慢下来了,马修家的装修风格像阿尔弗雷德的简洁自由又有着亚瑟风格的讲究古典,英语与法语的标志随处可见,一股淡淡的香甜气息让让精神自然的放松下来,此时就连倾听一个故事都显得分外美好。

马修有点受宠若惊,加|拿|大是世界上领土第二大的国家但这不代表着他在政治上是个大国,与之相反,他的身影出现在很多组织但话语权确实异常的微小。他知道在当今世界,王耀的高速发展让他早已跻身强国之列,甚至自己的上司都在为了搭上他经济发展的高速列车做着各种努力,金发男人同时也知晓自己兄弟对黑发男人的欲望,就连世界都在描述他二人的关系是只会吵架但不会离婚的夫妻关系,他以为王耀会像阿尔弗雷德一样强权夺利,但眼前温润的人让他否定了以前的猜测。

“荣幸之至,”金发男人薰衣草一样的紫色眼睛美好又温柔,“其实我的家人很多都不喜欢阿尔弗雷德,加|拿|大人爱好和平,能悠闲惬意的生活是我们的追求,我包容每一个民族,尊重每一种文化,给予我能给人民的最高福利,”金发男人骄傲,“但阿尔弗雷德到处惹事生非,北美就我和阿尔弗雷德两个人,又都讲着英文,我的家人也很苦恼着被错认成美国人。”马修顿了一下,狡黠的朝王耀眨眨眼,“在我们家,有时候会用'你是美|国人吗'这句话骂人呢。”

王耀忍俊不禁,他喜欢与欣赏马修这种不刻意的幽默,外面酷似阿尔弗雷德,可内心与那个小混蛋完全不一样。

金发男人开了一支瓶身细长的酒,透明的颜色与精致的包装让王耀好奇不已,“这是只有在我家才会有的冰酒,味道很好喝,耀,你尝一尝。“马修先他一步把酒倒入高脚杯中,酷爱品酒的黑发男人呼吸着空气中弥漫的香甜气息。

马修看着黑发男人像贪嘴的孩子一样的动作嘴角带起一股笑意,被王耀发觉后有些腼腆,而王耀的脸颊也爬上一片淡淡的绯红,酒不醉人人自醉。

金发男人犹豫着开了口,“耀,我想在这里给你道一个歉,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场合,”王耀有些不解,“但对于我个人来讲我需要亲自对你说,我作为加拿大的化身,对于100多年前为环太平洋铁路的修建工作而失去性命的华工表示哀悼,我没有给他们足够的福利待遇,真的很抱歉。”

王耀眼睛因为诧异与震惊微微睁大而后平和下来,他伸出手握住金发男人微微攥紧的手,斟酌着开口“谢谢你,这样我对于这些客死他乡的亡灵也算是有个交代了,你真的是个很好的人马修。”

金发男人因为王耀的触碰有些害羞,“我以酒代我的歉意与尊重。”说罢马修扬起头一口喝干净杯中酒,脸上染上了些红晕。

一个微笑绽放在王耀唇角,“在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一笑泯恩仇,如今我们用杯酒冰释前嫌,我们也算是朋友了。”黑发男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黑幕开始降临,点点繁星微弱的闪耀着,缓慢的生活方式没有让过多的灯红酒绿掌控这座城市同时也让王耀得以在这片土地上看到久违的银河,黑发男人出神的看着马修的侧脸,温润如水,他不知怎么觉得这四个字贴合这个人。他拥有与阿尔弗雷德相像的体制,又包含着亚瑟的传统古典却又不似大英帝国的傲气与娇柔做作,还融合着弗朗西斯的多情温柔却又平易近人。

平时千杯不醉的王耀今晚莫名有些贪杯,度数不高的冰酒让他觉得分外可口,马修有些担忧,但看着黑发男人红润的嘴唇与月光下越发缥缈的柔和五官,他只想再多看看他。

“耀,明天我的上司会宣布一个对我与你都有益处的好消息,但我想现在就告诉你,”金发男人的眼睛泛着点点星光,王耀双手支撑着下巴努力的聚精会神,他少见的梳着高马尾,脸上还残留着一点婴儿肥让他看上去男女莫辨,模糊性别的美让金发男人有些难以呼吸。

“我决定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

“...什么?”王耀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真是太好了!”王耀跳站起来与马修握手脚却绊在桌腿,马修下意识想扶他,但由于身高原因导致黑发男人此刻看起来像扑在他怀里,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阿尔弗雷德那么着迷于怀中人。

“阿尔弗雷德会因此恨你的。”话虽如此,但黑发男人难掩笑意。

马修难得话语里带着少许冷意,“除非他想再被我烧一次他的白宫。”

马修扶住了还在他怀里乐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国人,他没料到喝多了酒的耀...嗯...会是这个样子。

不过,也很可爱不是么?

END

阿尔弗雷德:亲哥与媳妇跑了怎么办,再线等,急。

评论(19)
热度(320)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