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国设】Immortals/不朽 (上)


声明我不拥有APH的任何人物。

*


王耀躺在床上丝毫没有睡意,血红色的电子钟秒针闪动,他抬手揉揉太阳穴,疲惫与心理上的恶心让他无法入眠。他需要发泄需要把郁结在心中的感受宣泄出来,双眼难掩倦怠,他极少失去心态上的平衡,独自走过五千年的风风雨雨一点点残忍又温和的洗去了他的喜怒哀乐,伤口迟早会愈合,与敌人言和与亲信拔刀对峙,他只觉得深深的无可奈何与憎恶,王耀曾深深憎恶着自己,带着一张张面具行走人间,哭着笑着威胁与被威胁背叛与被被背叛,带着热忱鲜血又冷酷无情,他存在着却不活着。

黑发男子手碰到手机,冰冷的触感顺着温热的手指直指心脏,他毫无意义的滑动屏幕,瞬间刺眼的冷光让王耀眼睛微咪起来,他需要些什么事情分散他的精力,他不能再沉浸在自己糟糕的心情之中。点到通讯录,头一个电话是伊万打来的,自苏联解体,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从冰点到回温至此,他与那只北极熊的联系开始频繁,王耀犹豫了一会,此时他不觉得和伊万打电话会对他有任何帮助,他不信任伊万正如伊万不信任任何人一样。

继续向下翻着,通讯录里唯一有头像的人分外明显,王耀挑了挑眉,金色短发中一绺不听话的头发向上翘着,张扬的笑脸让王耀想动手打人。这是阿尔弗雷德私自用他的手机加上的头像,金发男人大大咧咧地抢过王耀手机,打开照相机利落的自拍,“反对意见一律不接受。”阿尔弗雷德熟稔着念着口头禅然后手指飞快把照片设置成了头像。王耀本身对于手机并不是很热衷,时间长了也就没想着删掉。

平心而论,王耀并不讨厌阿尔弗雷德像小太阳一般的直接与强烈的感染力,说到底,王耀想着,他们本质上是相似的人,彻彻底底的唯物主义与现实主义,只是各自扛着不同制度的大旗,看上去水火不容不死不休,但又因金钱利益暧昧纠缠不清,他们相互争利又合作。王耀闭了闭眼,像认输一般,点到了那个小小的电话符号。

“耀?”电话甚至都没响完一声,阿尔弗雷德嗓音带着夏威夷的暖意。

王耀有些惊讶于接电话的速度,他突然有些结舌,后悔了自己一时间的冲动。

“阿尔弗..um...”王耀声音难掩倦意。

“凌晨一点怎么还不睡,是发生了什么吗,嗯?”金发男人也有些惊讶于王耀主动打电话的行为,尤其在这种时间。

王耀不想承认但他确实喜欢听阿尔弗雷德说中文的口音与神情,温柔的不像样,与平时的咄咄逼人迥然不同,他心里情绪的挡板像是塌下来一块一样,有些问题说不定只有阿尔弗雷德能够回答他。

“Alf..I have a weird question for you. ”王耀开口。“作为国家的化身,你,想过逃离么?“

阿尔弗雷德无声的勾起了唇角,他知道王耀是个骨子里孤傲的人,他从不轻易暴露自己的情绪起伏,他默默的有些高兴,恐怕连王耀自己都不晓得这意味着在他心里有多少信任分给了阿尔弗雷德这个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金发男人安静了几秒," Just come with me, I'll show you the answer." 

王耀盯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莫名其妙,正欲开口骂那个小兔崽子,一条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电子邮件占据了他的目光。

电子邮件的内容是3个小时后起飞去纽约的机票电子行程单。

“阿尔弗雷德你个神经病!“王耀毫无形象的大骂,而手却飞快地开了灯,他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准备行李与去机场,而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连拒绝的想法都没出现在他脑袋里。

王耀匆匆忙忙赶到机场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埋怨自己冲动,任由直觉就听从了金发大男孩的行动。他微微叹了口气,给自家管家留了一条语音留言。距离登机还有10分钟,王耀低头研究了一下机票,这小混蛋还算识相给自己订的是头等舱,等到把行李安顿好,黑发男人要了一条毯子,靠在椅背上微微阖眼。

引擎并不算嘈杂的低沉轰鸣声在黑发男人耳中莫名有些催眠,他躺在座椅上,脑海里不自觉想起阿尔弗雷德沐浴在阳光中闪耀的金发与点燃一切的开朗笑容,他摸了摸被撕掉票根的机票,似乎在空气里都能嗅到阿尔弗雷德新鲜青草的荷尔蒙,王耀闭上眼,罕见的沉沉入眠。

::::::::::::::::::::

王耀抻了抻略有些疲劳的筋骨,十几个小时的睡眠休息与时差,让他有些反常的带了些精神,办好了入境手续,黑发男人转头去取行李。

而此时我们的金发小英雄已经在机场等了有半个小时,眼神略微有些焦急的盯着出口,此时接机的人群也不少,三三两两埋怨着飞机延迟,阿尔弗雷德身边的穿着休闲装的金发青年搭话。

“Hey buddy, also waiting for your girlfriend? You seem a little exhausted."

阿尔弗雷德失笑,金色眉毛一挑,“ya, I just can't wait to see HER all the way from China. "金发大男孩想着王耀这个冷淡又勾人的东方人,言语间有些促狭。

身边的金发青年wow一声,胳膊肘轻轻捅了捅阿尔弗雷德,“you lucky man."

阿尔弗雷德笑笑没再搭话,眼尖的看到了人群里梳着高马尾的东方人,金发男人暗自打量了一番,他见过王耀穿着繁琐复杂的宫廷服饰,也见过他西装革履仪表堂堂,而王耀今天似乎是着急出门,白色短袖外面穿了一件红色棒球外套,白色的休闲九分裤露出纤细的脚踝,踩着一双红色匡威布鞋,整个人看着像是大学生一样稚嫩又纯粹,男女莫辨又好看的打紧。

“hey,王耀!”阿尔弗雷德朝着黑发男人的方向喊着,王耀轻皱了皱眉,随即走过来,眉眼间有些恼怒由于阿尔弗雷德的喊叫引起的侧目。

金发男人不以为然,顺手提过王耀手中的行李,并肩走出机场。

“You guys look great together!" 在他们经过一个金发青年时对方毫不掩饰的开口。

王耀有些疑惑,转头看向阿尔弗雷德,金发男人只是向对方招了招手,也转头看向王耀,一双透蓝的眼睛纯净无害,王耀暗骂,明知有鬼却对这种眼神无力招架。

阿尔弗雷德表示无辜。

等到阿尔弗雷德开车带着王耀回到自己家时已经下午5点钟。从一进阿尔弗雷德的卧室,王耀就开始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做错了决定,嗯,一个卧室里都是漫威手办的幼稚美国儿童怎么能解答他的困惑,黑发男人叹气,有些胃疼。但是既来之则安之,王耀坐在床边,抬眼看着美国队长的画报觉得莫名有些眼熟,而阿尔弗雷德此时正端着水果拼盘站在门边。

王耀站起身,走到金发大男孩面前,歪歪头,似乎在想着什么,而阿尔弗雷德心里有些微微加速,这个角度这个动作的王耀简直是在犯规,好看的锁骨形状让他不自觉吞了口口水。还没等阿尔弗雷德消化完毕,黑发男人抬起手试图他从出生就不听话的一小撮金发抚平,抬脚试了几次终于似乎是成功了,黑发男人噗嗤一声笑出来,眼睛弯起的弧度让阿尔弗雷德觉得左胸里的小小心脏不可抑制的加速。

“你说实话,美国队长是不是照着你的样子来选的,但怎么人家就那么帅。”王耀金琥珀的眼眸透着狡黠。

阿尔弗雷德有些不乐意,明明自己也是有很多女孩塞纸条留电话怎么就没有美队帅了,撇了撇嘴角,伸手用牙签扎进一块菠萝块,毫不温柔地塞到王耀嘴里。堵住这张气人的嘴,金发小英雄默默腹诽着。而王耀嘴里酸酸甜甜心里也有些开始畅快起来,此时此刻两个人似乎仅仅就是王耀与阿尔弗雷德。

王耀在吃了几块水果块过后满意的咂咂嘴,“说正事,阿尔弗雷德,how would you solve my problem?”黑发男人挑眉,琥珀色眼睛定定看着阿尔弗雷德。“你要是敢匡我,我一定近战教你做人。“

阿尔弗雷德勾起嘴角,脚轻轻蹬地,滑轮椅子滑向王耀面前停住,双手各支撑在王耀身体两侧,金发男人凑了过去,海蓝色眼睛越发沉静,王耀对突然逼近的带着强烈气场的阿尔弗雷德有些不自然。

"told ya I'll show it to you, why don't you come with me now?"金发男人微微眯起眼睛,蓝色眼睛像是凝固着的风暴,它在等待一个引爆的信号,瞬间就会席卷这个脆弱世界,王耀有些失神的看着阿尔弗雷德,他此时无法不去相信他所说的话,跟他走,从冷酷仙境到世界尽头。

夜幕刚刚开始降临,但对于纽约才是生活的大幕布开端缝隙。永远领导着潮流风尚路标的第五大街,到纸醉金迷的奢华上东区。曼哈顿永远迸发惊人鲜活力,就像阿尔弗雷德一样,永不停顿的鲜活血液,它毫不留情的吞掉一个又一个的脆弱梦想,又温情的支持着不尽的微小希望。

而王耀怎么也没想到阿尔弗雷德会带他到club,没错,喧闹嘈杂混乱的club,扭动的身体暗示着情|欲与放纵,烈酒觥筹交错,震颤耳膜的节奏感强烈的音乐,在这个浓缩着美利坚精神的建筑里,黑发男人本能性的排斥。

“There we are, my Empress of China."

阿尔弗雷德凝视着王耀,闪动跳跃的灯光下的蓝色眼眸被染上一层层厚重色彩,一些情愫晦暗不明,王耀被这种眼神吸引着固定着,他像处于海洋漩涡中心,而阿尔弗雷德是唯一的浮木,他无法逃脱。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118)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