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国设】immortals/不朽 (下)


我不拥有APH任何人物。

*



“我可以为两位点些什么?”甜美慵懒的嗓音与娇俏的脸蛋让女服务生看起来更加可口。

阿尔弗雷德挑挑眉,眼神戏谑看着王耀,他喜欢看他不知所措或者说难以适应的样子,这使得这个崇尚绝对力量的美国人心生满意,虽然绝大多数时间王耀并不会让他如意。

黑发男人啧了一声,这小兔崽子想看他出丑或者示弱,他微微抿紧唇角,眼神捎带些悲悯,不喝到你叫我爸爸老子就不姓王。

东方人腹黑,而他的沉默却让美利坚化身误以为是妥协,婴蓝的眼眸泛起一阵直达眼底的笑意。

“先来两杯 vodka shots。”阿尔弗雷德心情愉悦的点单,帅气深刻的五官配着散发浓郁男性荷尔蒙的小麦色肌肤让女服务生微微脸红。

“请等一下,”王耀清冷的声音响起,服务生转头,黑发男人抿唇一笑,温润的五官显得更加亲和,“请直接上一瓶vodka,不要饮料,不要shot glass,正常的杯子就好,谢谢。”王耀眼睛带着笑意看着有些诧异的阿尔弗雷德。

金发男人勾唇一笑,真是什么时候都骄傲的男人,美国人觉得好笑的同时有些无奈。“好,就按他说的。“

女服务生有些诧异,看了看王耀,玫瑰色的红唇轻起,“Sorry, but did I hear HIM?”女孩突然意识到这么问有些粗鲁,"I'm so sorry, I just....I just thought you are too pretty to be a guy. Well...I didn't mean what it sounds like. I...um...well...you are really pretty."女孩有些手足无措,她并不是种族歧视,只是眼前的东方人实在是太漂亮了,作为一个男人,五官好看的过分。

而一旁的阿尔弗雷德早就忍受不了而捂着肚子哈哈笑起来,王耀不痛不痒的踹了对方一脚,试图去用语言安慰这个快哭出来的女孩,“没关系的,很多人第一次都会认错我的性别,我确实是男人,你不用太在意。”

女孩再三道歉之后风风火火把伏特加和杯子端上来脸红着没多说什么就走掉了,似乎还是在不好意思。

“笑够了?”黑发男人冷淡开了口。

金发男人依旧难掩笑意,一双海蓝色眼睛都甚至开始夹杂着生理泪水,这在王耀眼中很碍眼,“谁让耀耀你长这么...”阿尔弗雷德一时找不到好的形容词,于是沿用了女服务生的说法,“pretty.”

王耀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的五官5000年都没变过,他想不出什么去反驳眼前这个美国人。于是伸手拿起伏特加倒在两个人的杯子里,挑眉示意阿尔弗雷德。

“中国人说感情深一口闷,你敢不敢?“喝不死你丫的,王耀面带春风,内心腹诽。

阿尔弗雷德咂舌,但是面对王耀的挑衅,他没有理由低头或者拒绝。金发男人并没回王耀的话,而是举起杯子,扬起修长的脖颈一饮而尽,喉结顺着酒水一上一下,多余的液体沿着嘴角流淌下来隐藏在上衣下不见,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动作不知名有些脸红,这该死的性感。

阿尔弗雷德放下杯子,抬手擦了擦嘴角,浸润酒精的双唇水润性感,“hero可是一滴没剩,耀耀你怎么没喝脸就红了。”金发男人无赖。

“别叫我耀耀!我听着恶心。”王耀瞪对方一眼,举起酒杯也一口喝光,东方人小巧的脸庞在灯光愈发潋滟。

阿尔弗雷德着迷的看着黑发男人因为酒水的滋润而显得越发慵懒,几杯酒过后,王耀越发从一开始的拘谨不适应到随着震动耳膜的音乐而不自觉摇摆,眼尾甚至氤氲着一小片红色,他不知道自己看着多么像饭后甜点,诱惑着人深入,想拆吃入腹。这就是此时阿尔弗雷德的内心想法。这个要人命的东方人。

富有极强节奏感的音乐让本身就酷爱pop music的阿尔弗雷德心情澎湃,他喜欢一切富有强有力生命力的东西,比如他的国家,比如强权与金钱,再比如,王耀,这这个看着柔弱实际却强悍的东方人。“hey,耀耀我们也过去看看怎么样?”

在伏特加,龙舌兰,威士忌,朗姆酒,苦艾酒下肚之后,王耀显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今夜他只需要做他自己,在这个纽约的一角,没有任何人认识自己,什么劳什子的责任,他有意识的觉察他醉了,可他不想阻止这个自己“好啊,”他捞起自己的酒杯,任由阿尔弗雷德勾住自己的肩膀,朝着音乐漩涡的中心走去。

一路上与阿尔弗雷德若有若无的肢体接触让他莫名有些茫然,为什么身边这个人能那么肆意放纵,跟这个人的情仇过往让王耀想得有些头疼,借力靠在美国人肩上嗅着他大洋彼岸的阳光味道让自己莫名安心。

随着一首又一首的歌曲,人群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年轻活力,他们肆意展示着青春,笑容放纵,他们在这个地方尽情挥舞。王耀还是寻了个人稍少的地方站着,看着乐队声嘶力竭的演唱,他们感情流露,每一首歌都似乎藏着一个故事,活在黑夜却富有激情。

阿尔弗雷德借口上厕所,黑发男人举着杯子小口喝着,眯着眼看着人群,阿尔弗雷德,这就是你的回答吗,放松放纵迷失自己再去白天做回国家肩负重任,摇摇头笑笑。

“下面这首歌是今天今天的客人volunteer上台来献给一个人。”主唱挥手示意安静,人群爆发出一阵响亮的欢呼,这是他们喜闻乐见的,酒吧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惊喜与情爱。

王耀也不禁抬头,而他没想到的是在台上看到了阿尔弗雷德,他诧异的张开了双眼。

“这首歌是唱给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个人,它包含了所有我想说的话。”阿尔弗雷德帅气的外表让不少女生内生好感,而显而易见,这个美利坚小伙心有所属,这又让她们有些羡慕与嫉妒谁是这个幸运的女孩。

“王耀,”美国人说了一个对于讲英语的人来说一个拗口的名字,人群顺着阿尔弗雷德的目光,看着那个在角落的东方人,“你天生适合我的灵魂。"

王耀嘴角抿的紧紧的,一双金琥珀色的桃花眼看不出波澜。

immortals的音乐轰鸣声戛然而起,阿尔弗雷德目光盯着王耀,似乎想把这个身影牢牢印在眼眸中。

...


-They say we are what we are, but we don't have to be.

在我面前,你可以作为王耀,我也只是阿尔弗雷德。

-I'll be your guard dog of all your fever dreams.

我会见证着你实现你的梦想,就算你的梦想里没有我。

-I try to picture me without you but I can't. Cause we could be immortals.

你逃离不了我,我也摆脱不了你,因为你我永生。

-And live with me forever now, you pull the blackout curtains down.

就在谢幕十分的一刻,我会与你在这一秒长厢厮守。

-I'm still comparing your past to my future.


你支配了世界近5000年,我又是这现世的主宰。

-It might be your wound but they are my sutures.

我见证了你的苦难与复兴,我将与你一同走向未来。

-We could be immortals.

因为你我不朽永生。


...



阿尔弗雷德目光灼灼,他搜寻着王耀淡漠的眼睛,他声嘶力竭的唱着,舞台上的阿尔弗雷德似乎是王耀从未见过的,单纯的散发着如太阳一般的光与热,黑发男人微微攥紧了手,他心中难以言喻的情感在心脏一点点扩散到全身,他迷惑着看着阿尔弗雷德跳下舞台,人群像先知分开红海一样自动分成了两半,他与阿尔弗雷德,那双海蓝色眼睛少见的温和的注视着他,像一只大手抚慰着他不安的灵魂。

人群因为两人过于炙热的注视一点点升温发酵,“kiss him!kiss him!”不知道谁第一个开始起哄。

阿尔弗雷德看着黑发男人困惑的样子越发觉得可爱,随即就想逗弄眼前人,于是他大步走到王耀面前,“now you have to kiss me, cuz they said so."

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因为过度用力唱歌而在脸上留下的一道道汗水,这个人,这双可恶又好看的眼睛,王耀觉得他快要在这温情却被受炙烤的注视中蒸发了,你需要阿尔弗雷德,承认吧,各种意义上,王耀想着。

去他妈的道德责任,今夜他只是王耀。

阿尔弗雷德完全没有料想到,而黑发男人前走一步更加缩小两人的距离,踮起脚献上自己的唇瓣,轻轻咬噬着对方因为唱歌而有些干燥的嘴唇,人群终于爆发出满意的口哨声与欢呼声。

阿尔弗雷德只失神了两秒钟,便变被动为主动,大力裹吸着东方人寡情薄淡的嘴唇,舌头开始企图撬开牙关,手臂滑到王耀纤细的腰间一个用力将黑发男人微微举高,而王耀下意识的把一双修长均匀的腿缠到金发男人精瘦的腰上。

王耀泻出一声不大的呻吟但足够让阿尔弗雷德痴迷,抱着王耀走到吧台面前,轻轻放手让他坐在吧台上,黑发男人双手抚摸着阿尔弗雷德的脸加深了这个吻,直到美国人不安分的把手一点点探入他的上衣内,王耀猛然一下将他推开。

东方人也有些喘息,“够了阿尔弗雷德,够了。”他的一双手搁置在金发男人肩上,并没有收回来,他贪恋温暖但这些足够。

金发男人垂眼,似是叹息,但也并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走吧,hero带你吹吹风,带你看看真正的美利坚。”他对于王耀的主动已然看作是额外的收获,毕竟他有的是时间。

等到阿尔弗雷德把车开过曼哈顿大桥并停车后已经是凌晨两点钟,夜风由于是夏天的缘故并不是很冷,王耀靠在桥边静静看着这座城市由喧闹一点点变得安静下来,高楼林立像一座巨型的钢铁森林,他此时已经知晓阿尔弗雷德的回答。

金发男人看着他的身影突然有些难以想象王耀是如何一人从孤寂无人的5000年前一直走到如今,他见过的人见过的风景阿尔弗雷德这一生都不会见到,只属于王耀的记忆,或者说是王耀的孤独。阿尔弗雷德根本体会不了,他承认,就算自己幼年被亚瑟忽略过一段时间他感受到了孤寂,但5000年的岁月对于他只有200多年的年龄来讲,他不理解的太多,他其实根本无从回答王耀的困惑。

他轻声走过去,伸展双臂把人环在自己怀中,被突然的温暖围绕让王耀有些不适应,微微解酒的黑发男人此时对于阿尔弗雷德的过分贴近并不十分欢迎。

“你听我讲王耀,”阿尔弗雷德把下巴轻轻垫在黑发男人肩膀上,“我承认我没有办法去解答你的困惑,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你的过往所以我没有办法去理解。”

王耀感谢此时阿尔弗雷德的诚实,“我知道。”

“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一件事,我不会消失,我会一直陪着你,以你喜欢的方式也好不喜欢的方式也罢,虽然基本上都是你讨厌的样子,”金发男人笑笑。

“I promise you, I'll be here forever for you cuz we are immortal."

我们是国家,各自背负着人民和国家的利益,你限制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你抢夺过去的资源,我必以百十倍索要回来。

我们不得不仇恨对方,也不得不相互合作,我们为了金钱利益可以联合搅翻这个世界也可以共同谋杀掉一个国家,但只有你和我,是相生相克永远纠缠在一起,说是孽缘也好,这世界就在你我手中。

王耀目光依旧清冷,“阿尔弗雷德,对我的年龄来说,我见过太多一时崛起的国家,他们都跟你一样雄心勃勃,比如像罗马,甚于说你的哥哥亚瑟,我希望...”黑发男人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关心这个人吗,自己何尝不是巴望着他立刻死去,嘴角微微一笑,“你记得你的诺言就好,虽然我王耀从来不信诺言。“

金发男人并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久到他都快觉得王耀想回车里。

"Thank you for tonight, Alfred. And just so let you know, I don't regret the kiss."

阿尔弗雷德无声的勾起了唇角,他知道的。

——End——

评论(18)
热度(184)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