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设/米耀】The security council

英厨慎入!!我也喜欢亚瑟但三次元你知道(๑˙ー˙๑)
似乎有【亚瑟to耀】的嫌疑?

声明我不拥有任何黑塔利亚人物。
分级全年龄。

*

''英国没有权利歪曲他国立场,我希望英方代表不再做此言论。'' 王耀略带着讥讽的笑意看向亚瑟,不出他所料,英国绅士面色与平时并无二致,而紧蹙的眉头与晕染着浓厚墨绿色眼眸无一不暴露着亚瑟柯克兰并没有他看上去那么从容不迫。

东方人微眯着鎏金般的眼眸,时移势易,如今也终轮到这个披着绅士外衣而实则充斥着强盗精神的所谓西方的礼仪大国强扯着不过千年洗涤出的尊严,撑着由日不落帝国逐渐走向衰败的末路荣耀,在这里做垂死挣扎,王耀唏嘘但不同情,他原以为亚瑟,哦不,是大英帝国是个审时度势的,如今看来还是沉浸在贵族漩涡中蒙昧了心智。

目送着亚瑟及英国代表团的愤然离席,东方人抬手揉了揉鼻梁,他没有对自家代表极其罕见的没有任何迂回而是简单直白严厉的说辞一板一眼念给对方听的行为而感到过于畅快,王耀更直观的感受是一点点的慰藉,既是于他自身,也是于他的人民。王者名耀,他从觉醒伊始就成为了这世界的主宰,几千年来他尝过败绩但他都无一例外的狠绝报复回去,东方国家曾经的敌人,不是被他彻彻底底无情堙灭在历史车轮下就是被自己汉化成为自己血脉中的一隅。他骄傲,但近代他备尝苦果,而亚瑟就是第一个狠狠拽住王耀的脚踝将他从神座中毫不留情扯下来并踩着他尊严而过的人。

究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益即殁,反戈为敌,这就是所谓西方的高速发展与急剧衰落。

而此时阿尔弗雷德饶有兴趣的注视着东方人,陷入沉思的黑发男人敏捷的观察力由此迟钝了很多以至于没有意识到来自美利坚青年的大剌剌的凝视,阿尔弗雷德也并未十分关注自家代表说了些什么,毕竟他早就料想到了结果,他的责任义务是作为支配者,场面话足矣,他手中枪是亚瑟,无论他愿意与否,他曾经的哥哥只能选择听命于他。而此时中国代表话语间措辞强硬与王耀表现出的淡然让他有些捉摸不透,这几年与王耀的交手摩擦,他察觉出黑发男人的变化,与这个人相处越久,自己反而越捉摸不透他的想法与规律,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对于美利坚合众国这个他定义为世界支配者的威胁。

如海天般蔚蓝色的眼愈发浓烈起来,联想到这几年王耀的诸多动作以及见识到他的城府手腕,阿尔弗雷德由衷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一丝丝被威胁与恐惧,这种感受像一滴黑色墨水渗透到各个维度一样郁结在他心中再到四肢百骸。

诚然美利坚无论何时都需要敌人,但他不能够拥有一个能摧毁自身的敌人。

不知是东方人今天格外粗神经,还是说他实在是对周遭漠不关心,阿尔弗雷德愈发执拗专注的注视并没换来王耀哪怕一个小小的侧眼瞥视。在这个实在谈不上和谐甚至说是怪异尴尬的氛围下,会议终于被宣告结束,所有人都似乎迫不及待想要逃离会场,而阿尔弗雷德依旧试图在重重人影中锁定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

——哦如果说天天希望他不得好死的念头也算的话。

黑发男人起身小声在自家代表耳边咕哝些什么,一缕鬓发顺着重力滑向男人线条分明的下颌骨,东方人抬起小指沿着耳廓把碎发勾拢到耳后,王耀漂亮又不显女气的侧脸就完全暴露于美利坚化身海蓝色眼底深处。真是该死,金发青年低声暗骂,王耀之于他就像流沙,攥得越紧,就越促使黑发男人本能性的远离,可王耀从不留给他选择的余地,他也向来厌弃被动。

终于,人稀稀拉拉都渐渐走出会场,阿尔弗雷德屏声静气,他实在是好奇,王耀一双修长笔直的双腿随意搭在他面前的会议桌上,双眼微微阖上,黑发男人安静无害的样子看得阿尔弗雷德心里痒痒。

''说吧,阿尔弗雷德,你有什么事。''东方人特有的温润嗓音悦耳。

阿尔弗雷德咧嘴一笑,既然王耀不想躲藏那他更不必,''我只是好奇,你今天对于亚瑟的态度。''金发青年诚实。

闻言,东方人睁开鎏金的眼眸,眼中含笑却不曾到达眼底,嘴角同时噙起一丝笑容,''你说说我是什么态度?''

''直接,不留情面,冷漠。''

王耀笑意愈发明显,阿尔弗雷德不明却被东方人的精致眉眼恍了心神。''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王耀抬起眼睛,逆着光他描摹不出阿尔弗雷德的五官及表情,''再者,我又与亚瑟有什么情面可言?''

阿尔弗雷德哧哧笑出声,他不知道是该夸奖王耀的无情还是该同情他曾经的哥哥亚瑟,''你这个样子,倒真叫我想起亚瑟之前同我说的,''阿尔弗雷德恶意的停顿了下,''他说你这个人跟罂粟一样。''

王耀眼中陡然升起一阵冷意,这两个字分明书写提醒着他五千年岁月里他最黑暗低谷时期的最污秽肮脏的一面,那个人那时的金发碧眼成为他那一百多年里最避之不及又牢牢刻在在骨髓上的颜色,是他最绝望时无法逃离的梦魇。

阿尔弗雷德看着王耀冷淡面具中悄然被自己话语硬生生撕裂出的一条裂缝,那双淡漠双眸涌现出的一丝丝憎恶与刻意压抑的冰碴让金发青年无比得意,他只需知道王耀的弱点,并加以力量压迫,他总会有办法手段让王耀头痛并以此为乐。

东方人缄默,微微抿紧的唇角大大取悦了阿尔弗雷德。

''亚瑟...''金发青年啧啧出声,''可是对你念念不忘呢,这下恐怕是真伤了心呢,连会都没开完就离席,真是违背了他绅士原则。''阿尔弗雷德嘴角扭曲出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

''我以为你会去找亚瑟,''东方人启唇,''毕竟,你们两个同气连枝那么多年,你心里恐怕也不痛快吧阿尔弗雷德。''王耀抬手松了松领带,目光转换了角度不再看向金发青年,''他对我不过是角色互换的不甘心,你这捕风捉影和搅混水的能力倒是跟他学的十成十,你也真不愧是他的好弟弟。''黑发男人笑的无谓,唇枪舌战他经历的多了,阿尔弗雷德不想放过他,他也不必客气。

不出王耀所料,阿尔弗雷德整个人的气场转瞬间凌厉起来,王耀暗自叹息不该同他计较,只是这人太过盲目,竟然在自己面前提起连亚瑟柯克兰都不敢随意染指的话题,也就是阿尔弗雷德这个混蛋。

金发青年不怒反笑,''我所做的当然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我不去亚太,东南亚国家岂不是要跟你闹翻天了,你反对阿勒颇停火协会难道不是使得无辜平民白白送死,哦还有didn't you know people say you are a threat to the whole world? ''阿尔弗雷德翻出手机打开facebook,打上几个关键词把手机甩到王耀面前,''看看吧王耀,看看人们都是怎么说你的。''阿尔弗雷德坐在王耀面前的桌子上,居高临下。

东方人心生不悦,他早就烦腻了西方社会为了批评而批评的行为,王耀甚至不需要看就仅凭着对西方媒体的了解就大致能猜想出来,大抵不过是说他想掌控这个世界,或者说他残忍不泯见死不救,借着投票抗议不满,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但天知道中国一直带跑全世界直至现代,他不过是复兴而这些人却大放厥词,一副副天要塌下来的可笑模样,这场战争不是因他而起也不会由他结束,他何德何能去接受这些无头无脑的憎恨埋怨。王耀想到这,眯起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冷峻的五官线条,就他个人而言,他并不厌恶这个小英雄,但他作为美利坚的化身,阿尔弗雷德就是一个贪婪又难缠的对手。

王耀单纯的不想与他再纠葛下去,如果要在面对亚瑟柯克兰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两个人选一个的话,他宁愿是亚瑟,至少不会扰乱他心神。

''阿尔弗雷德,''王耀扬起头,阳光洒在东方人秀丽温润的脸庞上,在阿尔弗雷德眼中,如果不是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氛围下,这简直是一个索吻的动作,黑发男人笑的狡猾但不妨碍他展露出过分好看的五官,''你们西方人不是有个说法吗?上帝若使他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阿尔弗雷德肌肉线条绷紧,此时他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目光灼灼盯着王耀,而黑发男人兀自笑得动人,''先是西班牙无敌舰队的灭亡,然后是日不落帝国的覆灭,如果你是第三批走向没落的帝国,下场说不定都没有亚瑟——''

东方人小巧的下巴被金发男人粗暴的向上抬起,然后铺天盖地的吻随之而来,王耀来不及反应而阿尔弗雷德残暴的气息瞬间吞没了他,阿尔弗雷德在生气甚至愤怒,他重重啃吸着男人寡情冷漠的唇瓣,啧啧水声在会议室中被放大数倍,王耀被迫仰着头承受,一种由内自外的恼怒席卷他的全身,他厌恶极了这种强迫性的行为,终于双手施力猛然推开阿尔弗雷德。

黑发男人倏然站起身,脸上布满绯红,不知是愤怒还是由于缺氧,抬起右手手臂狠狠擦过被吻的水光潋滟的嘴唇,''阿尔弗雷德,我最厌恶不过强迫,你真是美利坚的化身,长袖善舞,颠倒黑白,妄想做着世界的仲裁者——''

''王耀。''阿尔弗雷德提高音量,王耀拒绝的狠戾,一种挫败感由心而发,他知道东方人一向牙尖嘴利,往日他也乐得拌嘴,只是今天黑发男人的反应实在令他错愕。

''你不该,不该说出这些话——''金发男人声线低沉。

''我一开始只是想亲自告诉你美利坚会一直坚守一个中国原则,''阿尔弗雷德一个跨步走到王耀面前,满心的怒意在看到东方人由于诧异而睁大的眼睛后开始收敛,叹息一般抬起手指碰了碰王耀泛红的嘴角,''你的妹妹找我谈过,但我不会因为新的上司即将就位就任由你妹妹胡作非为,虽然绝大部分理由是出于对美利坚的利益考虑,''阿尔弗雷德直言不讳,''我知道你最近在为这位上司的发言而感到忧虑,我也的确希望你妹妹给你制造麻烦,但你才是我永远的优先权。''

金发男人长长叹息一声,一抹苦笑浮上嘴角,究竟是他们两个的孽缘,他无法直白用双手把自己的善意妥协递到王耀面前,正如同王耀会永远猜测顾忌自己的一言一行,无穷无尽的勾心斗角与明里暗里的争夺资源才是主旋律,就像陷入到一个无法转圜的死循环,尔虞我诈而偏偏对方攥着属于彼此的那一丝残存的真心。

王耀长久的寂静无声,阿尔弗雷德同时不想也不愿看到东方人此时作何表情,不过鄙薄或是讥笑金发男人想着,再小小向前贴近一步,把美利坚高傲的头颅轻轻搁置在东方人略显瘦薄的肩膀上,他感受到黑发男人不可测的微微颤抖一下却也未将他推开。

''亚瑟这样对过你吗?他有这样抱过你吗?''

''...你究竟想说什么。''

''Doesn't he mean something to you?''

东方人反复犹豫了几次,还是抬起手环住了面前金发青年宽阔精瘦的腰身,他宁愿他与他明争暗斗,甚至像在朝鲜战场上斗个你死我活也好,他无法拒绝阿尔弗雷德孩子气一般的举动与言行,他知道那是他为数不多的能暴露在自己面前的真心,再者,比起对其他任何人,他不得不承认两人有一种无需言谈的默契。

既能拍桌而起争个高低输赢,也能相逢一笑泯恩仇。两个人未经商量合起伙来坑害他国的例子多了,有意无意也好,阿尔弗雷德负责把土地建筑炸的面部全非挣个军火钱扬长而去,王耀就能挥斥方裘把基建在他国土地搞得风风火火,一个负责添岛造地,一个一面声讨一面派军舰做实了岛礁的事实。

''过去属于死神,我只着眼当下与未来,亚瑟..''王耀一字一句安静的说着,''我过去恨他,但更多是恨自己软弱,但如今他若看得明白我不多他一个市场,但他能不能承受失去我的风险,这全都取决于他,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清亮的笑意顺着王耀的鼓膜传到他的耳中,喷洒出的热气让王耀觉得有些痒,''我真是就爱看你那无情冷血的样子,耀。''金发青年抬起头笑意盈盈看着东方人金琥珀色的双眸,他觉得这世界上唯一能入他眼的不过仅有面前人,取舍有度,狡诈奸猾,又温润淡然。

王耀不以为然,''你一点点架空了亚瑟的军事与经济,嘴里还讲着他与你是特殊盟友,阿尔弗雷德,你我不过半斤八两。''

阿尔弗雷德笑意更甚,蔚蓝色眼眸清澈无虞,黑发男人的剪影倒映在其中,王耀不由得也弯起眉眼,金发小英雄合得他的胃口,这个世界,谁掌控着规则谁就站在食物链顶端就拥有着左右世界格局的能力。

而王耀与阿尔弗雷德,当仁不让。

你来我往,尔虞我诈,两人各自握着不同的牌,千方百计置对方于死地又可以联合欺骗整个世界。金钱利益,不死不休。

——END——

小剧场

阿尔弗雷德:王耀你个混蛋把我无人潜航机还给我!
王耀:辣鸡!老子只是捞海洋垃圾谁看到你家潜航机了科科!

……

From me: I hate forced kisses :/ so...there we are

以及每次在fb上翻有关少主的新闻都是毫无例外的负面新闻甚至连评论也包括在内,so i just really wanna point it out in here. And so many hot comments are just so fucking ridiculous, they don't know shit about wha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It grossed shit out of me.

W
In Cuba

评论(18)
热度(285)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