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耀/国设】Lunar New Year

Sum:原由来自Trudeau发表的新年贺词。老王我爱你。
分级:全年龄
声明:有省份拟人设定【未出现】,我不拥有黑塔利亚的任何人物,欢迎捉虫。

*

黑发男人罕见的慵懒像只餍足的猫裹了张毯子缩在沙发上,双眼微微阖上,王耀也实在是有些酒足饭饱后犯瞌睡,收敛起了所有的刻意张开的棱角与外在的冷热不吃的淡然面孔,东方人此时恬静温和的样子像是被时光不吝温柔雕刻而成。

餐桌上残留着的食物还温热,一张不算大的桌子摆满了珍馐美味,只看菜品就罗列出令人咂舌的跨越南北的样式,华夏民族热爱感恩上天赐予的土地与食物,中国地大物博,由此每片土地都被凝练出不同的美味,王耀的兄弟姐妹众多,逢年过节都往往不叫他费心自觉烧一个拿手菜,尤其是在今日,举国庆祝的农历新年更是如此,只不过随着中国国力与经济的指数爆炸式增长,除去公事上的见面交流,王耀与家人间能够用来相聚的时间只少不多,这也是本应属于家人庆贺的年夜但所有人在午夜之前再三拜别王耀的原因。

但王耀并不责怪他们,他明白自家兄弟都是在为了他为了中国能重回世界之巅而宵衣旰食。

他感激并欣慰着。

2016对于王耀来说算是承前启后的最后一个阶段,他开心着之前所有的隐忍和退让都赢来了相应的回报,没错是赢来而不是迎来,他联合着家人以退为进欺骗着全世界让所有人认为他不过如此,几代人的韬光养晦为他挣得了雄厚的实体经济和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体系,阿尔弗雷德从带着鄙夷的嘴脸看待着中国工业到不得不退居第二可见一斑。他感激着前人不计代价后果的鞠躬尽瘁,也看重着当代年轻人终于重回生来傲骨,强行摘下这个世界自近代以来就戴着的有色眼睛,给它粉刷上艳丽雍容的中国红。

从滑稽可笑的南海仲裁,到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从美军舰闯南海岛礁到中国成立亚投行,从美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到世界第一颗量子卫星的成功发射,东方人血液里流淌着的龙脉生生不息,甚至有些热血沸腾,这片土地与人民组成了他,他必以这世间最好的东西来回馈。

王耀的思绪正游离着,一阵干脆的敲门声让东方人不禁轻皱起眉头。他并不记得在这一天在他私人住所预约了任何人,尤其是接近午夜的时间,难道是自家兄弟遗忘了什么东西?黑发男人疑窦丛生,不情愿得离开被自身温度暖着的沙发毯子,踩着熊猫拖鞋走到门前。

凭着对自己身手的信任以及在这种懒散随意的情绪下,东方人甚至没看门镜而选择直接开了门。

金发,眼镜,身型高大。

啧,王耀正眯着眼睛想出言讽刺的时候却对上了一双温和带着笑意的薰衣草紫般的眼眸。

是马修威廉姆斯。

王耀硬生生把话吞在喉咙里,这并不好受,但就算不是阿尔弗雷德而是眼前的加拿大化身,王耀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他并不明白此时金发男人出现在他家门前的意义。

也许是王耀的无言太过尴尬,马修有些羞怯的开口,“打扰你了,耀,我...是来祝你新年快乐的。”

王耀轻轻甩了甩头,试图清理下略有些混沌的思维,秉承着中华优良传统来的都是客的原则,也意识到自己这么晾着另外一个国家化身是多么不妥当的行为,连忙弯起唇角,“真是失礼了马修,快进来,怎么没提前告诉我一声呢,我也好安排人去接你。“

马修威廉姆斯从小被两个在欧洲几乎可以说是最注重礼仪的国家培养教育出来自然是听出来王耀的话外音,国家化身去拜访其他国家总归是有外交成分在里面,东方人在疑惑他的行为,金发男人颇有些急迫的解释,“我是作为私人身份来看望你的,之前有给你打过电话但并没有得到你的回应,实在是抱歉,我就自作主张的来了。”

王耀情不自禁展露出一丝笑意,与聪明人说话不累,马修恰到好处的说话方式总能为他赢得好感。黑发男人同时有些懊恼今天有些出格任性的自己。

“我还带了些你喜欢喝的冰酒,还有上次你没有机会尝的枫糖,”金发男人恍然大悟一般拎过袋子展示给王耀看,“唔...还有一些我在加拿大买的中国零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王耀此时颇有些讶异咂舌,这样的见面方式有些太中国化了,如果不是马修操着一口美式英语和有着一副高加索人的皮囊,王耀甚至怀疑他是否有着中国人的思维,不过收礼总是令人满足的,尤其是美食,王老板向来来者不拒。

鎏金的眼眸笑弯起来,一面嘴里客套着一面毫不客气地接过满满一大袋子礼品,引着马修来到餐厅,总归是客人,王耀本想着给下厨给马修做几道合适西方人口味的“中国菜”却意外被金发男人礼貌的拦下了。

“我很早就想尝试一下真正的中国菜,not the so-called Chinese food, I'm not a big fan of ginger beef and stuff, 耀。“马修如是说。

王耀一直知道马修算是在西方国家里最了解中国的的国家化身之一,但说到底他与阿尔弗雷德琼斯是兄弟,自小都曾被亚瑟养大,且大英帝国的化身向来骄傲如斯,包括食物在内,所以阿尔弗雷德的味痴他也不是不能理解,但相比之下的马修的正常味觉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东方人晓得如果不是由于与美利坚的利益牵扯,亚瑟恐怕会依然更偏爱于马修。

王耀满了一杯冰酒给马修,“只是好奇,但是...”,东方人似乎是由于新年的到来,整个人都散发着懒洋洋的居家散漫气息,“你跟阿尔弗雷德是兄弟,怎么两个人会这么不像呢?”

马修看着东方人歪着脑袋凝视自己的样子,低马尾随着他的一举一动早就松散开来,几缕墨黑色发丝轻轻垂在耳畔越发显得人皮肤胜雪,却又不是病态的白,嘴唇一张一合,玫瑰色唇瓣在酒水滋润下愈发潋滟,他未曾见过眼前这个中国人如此,此时只觉得王耀与那个能与阿尔弗雷德唇枪舌战又不落下风的人如此不同又如此相似。

“我也说不清呢,”金发男人嘴角噙起一丝笑意,“大概是天性吧,阿尔弗雷德由于战争发家,而我自始至终都愿意为所有人搭起一个生存帐篷。”讲实话,马修并不愿意甚至是讨厌别人弄混他与阿尔弗雷德,他也同样不会觉得舒服去回答这些问题,但当他面对这个东方人的时候,他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许是因为自家人民里有相当一部分来源于面前人的血脉,或者由于经济的直接影响,也或许由于阿尔弗雷德,他无从得知。

马修熟练的用着筷子,看得王耀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东方人不得不咽了口酒压压惊,冰凉顺滑的口感让王耀满足的眯起眼睛,金发男人看着他猫一样的动作不禁笑出声。

“耀,你知道吗,你还欠我一句话。”马修威廉姆斯装作一脸严肃,而脸颊上团起的一小片红晕出卖了他内心害羞的本质,而王耀确实不明所以。

“是什么呢?”东方人诚实。

“你还没祝福我新年快乐。”马修弯起眉眼,西方人好看的面部轮廓分外温柔,“这是我从出生以来过的第一个中国春节,理论上来说。“

王耀恍然大悟,他猛然想起2016年6月份在马修家华人议员的坚持下,加拿大通过了设定中国春节为加拿大长达15天的法律节日的立案,所以今年的新年是在这个立案通过后的第一个春节,怪不得他会在今天甚至是他觉得有些唐突的过来。

东方人有些羞愧,自己竟然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情,“真是抱歉马修,祝你也是祝我新年快乐!”王耀端起酒杯与马修的轻轻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金发男人笑意愈发灿烂,“耀,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华人在加拿大是一份多么重要的力量,以及,”马修认真的凝视着东方人金琥珀色的眼眸,“就算他们法律上已经是我的子民,但他们的心中你依旧是他们的永久的归宿,落叶归根。”

王耀一改慵懒的姿态,他承认这些事情他大概有些感知但毕竟身处高位人多事忙,他并不完全知晓自家散布在外的家人都是如何看待他的,有人怨恨他会体谅王耀只会说自己做的不够好,但如此赤裸的爱戴与依赖让他格外动容,东方人含蓄,他知道很多事情多说无益所以宁愿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低头去做对的事走对的路,别人散播谣言也好,他希冀总有一天他的子民会知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全世界的中国人说话做事都底气有一个坚实的后盾。

而等到这一天终于到来,他却被感动得无以复加。

马修犹豫了一会还是伸手覆上王耀骨节分明却略有些颤抖的手,“华人也在慢慢改变着我们之前对于中国的印象,改变着我们的思维,他们聪明勤劳,传播中国文化,如果你现在在加拿大你会看到华人街的舞龙,到处都是中文标牌的祝福信息,甚至还有人在推进设立南京大屠杀为纪念日。“金发男人继续说着,嗓音温柔缓缓道来。

大概这就是为什么自己对王耀有份莫名的亲近吧,马修想着,自己身为人民的化身,自然思维会随着人民的变化而转变。

——你的人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一如既往的爱着你,你要相信。

马修如是说。

琥珀色眼眸像一颗颗碎钻闪耀在东方人眼底深处,王耀抿起微微颤抖的嘴角,毫无保留的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马修看着他,想起冬日里最耀眼的太阳,它不热烈却足够融化冰雪,国与国之间从来不会心无芥蒂,但此时此刻金发男人愿意吐露心声,他热爱和平,他寻求发展却不恶意竞争,王耀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合作伙伴,而双赢也是他所追求的。

在东方人寻求硬实力的同时,在似乎全世界都有一点点被绿化的趋势的同时,也有这么一群虽然不在华夏大陆,却时刻心系祖国的海外华人华侨在为中华文明的文化输出做着不同努力,无可否认的有些人由于种种原因有着一颗非我同族的心脏,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大多数人拥有着中国魂。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只有中国历史延绵不绝于世的原因,文化认同感往往比宗教约束更深入灵魂。

东方人此时分外感谢马修的意外到访,也许这对他来说只是告诉了自己事实,但对于王耀自身来说,确是弥足珍贵的新年礼物,他的心脏几乎只为家人柔软,而这些正触碰到了他最受动容的一点。

王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再次举起了酒杯,笑意盈盈看着眼前加拿大化身,深邃的五官与阿尔弗雷德如出一辙,但那一双温和柔软的眼睛却给了他别人难以企及的温暖。

“提前祝你150岁生日快乐,马修。”

———END———



评论(43)
热度(372)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