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Law and Order: engagement【非国设】【上】

Sum:Law and Order设定,狗血。

中篇


*NYPD【New York Police Department】警察头衔设定,排行由高到低
 警监- Captain
 警督- Lieutenant
 警司- Sergeant
 警员- Detective
SVU- Special Victims Unit 特殊受害人 




1. 


王耀晋升警督的第三个月,来到SVU的第五年,同时也是与警监阿尔弗雷德琼斯交往的第二年。 

而对于这段romantic relationship/恋爱关系,我们的警督先生却时常蒙受困扰与头疼。这不意味着王耀讨厌或腻歪了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金发警监,但如果你的恋人官高一阶而职责恰恰又是调查你以及你的分队是否有过内部犯罪的行为, 你就会知道其中曲折。 

Wow,黑发警督想着,他回想起刚刚从自家妹妹那学会一个中文词组,叫什么来着? 

哦对没错,就是相爱相杀。 

看着最后一滴棕黑色液体从咖啡机里滴到他那只与整个SVU氛围格格不入的美国队长的杯子里,黑发男人执着的盯了一会然后伸手弹了一下美队的脸,选择不放糖不放奶,深呼一口气毫不犹豫的举手灌了一大口,一点也不出人意料的王耀一张俊美秀气的脸彻彻底底皱成一张纸,黑发警督从来不喜欢任何咖啡。 

见鬼的美国队长,该死的阿尔弗雷德。 

王耀出了名的有脾气,尤其在几个案件同时压在他办公桌上时,special victims unit,huh? 通常一个案件就会导致他没时间休息忙得四脚朝天好一阵,更别说这种特殊中的特殊情况,见鬼的罪|犯们难道是计划好了让他彻夜难眠吗?黑发男人腹诽着,这种时候他需要发泄,而阿尔弗雷德就是那个倒霉蛋。 

噢也不能这么说,谁让他拿着高额薪水职责却是指使手下人干活呢,不需要时时刻刻准备面对携带武器的罪|犯,不需要安慰劝告伤心不已的父母们,不需要找到或意外遇到支离破碎的尸体,骂他是他活该。王耀恶毒的想着。 

而我们尽职尽责的警监先生抿起嘴角双手摊开表示十分无辜,如果他知道的话。 

''嘿警督,好消息,the result is straight, DNA结果显示乔治是强|奸|犯的可能是99.9%''警司柯克兰挥舞着文件,一向格外严谨的大警司嘴角都似乎带着洋溢着释然放松下来的笑意,一个狡猾的多重罪责加身的罪|犯终于落网去承受他应得的惩罚,''但耀,你看起来很疲倦,你的黑眼圈,都快比你的咖啡还黑。''即使是关心,亚瑟依旧嘴不饶人。 

黑发警督咂舌,但无论如何这是个好消息,''干得漂亮亚瑟,继续跟乔治沟通,用你的嘲讽威胁去崩溃他的心理防线,我相信这是你一向擅长做的。''王耀半眯起眼睛,东方人疲倦的时候往往更显露出一种恶魔品质,''我保证你我会好好休息一会。'' 

大警司柯克兰挑起一边眉毛,几年的共事他早已吃透摸清了黑发警督的脾气,正准备转身走人去教训那个之前不知天高地厚对他叫嚣的罪|犯时,他瞧着黑发恶魔眼睛盯着他的脸,原本柔和的五官拧成一副奸诈嘴脸。

 ''Don't even get that started!/别想开这个话头!'' 墨绿色眼眸警司咬牙切齿怒目而视,食指毫不客气的指向黑发棕眸的上司。 


而我们的王大警督面容迅速塌垮下来,瘪了瘪嘴,一脸失望又无辜。


 ''我又没要说你眉毛,柯克兰警官。'' 


亚瑟柯克兰表示在有能力气死他的人名表格里,王耀跟他操蛋的表弟如果不是情侣,真真是天理难容。 


2. 

''警督,乔治拒绝认罪,but we all know he is lying!'' 

——''告诉他我们的有足够的证据证人去指认他的犯罪,如果他不合作,我不介意亲自和他谈谈,I can play a bad bad cop, ''东方人抬眼,一双琥珀金的眼眸深处隐隐燎起血色,''otherwise, we'll see' em in the court while he's facing several felony charges. /否则法庭上见,告诉他他将面临几项重罪指控。一级谋杀罪,强|奸|罪,涉嫌绑|架未成年人。'' 

''我们找到了简遗失的手机,警督,但是所有短信和社交都被删除。'' 

——''交给TARU去检查看看能不能发现蛛丝马迹,同时联系所有电话簿的联系人,带着你的人去发现地取证,以及审问发现人,现在马上!'' 

''警督,有人报告在3 Ave的垃圾桶附近发现一具尸体,看上去是未成年少女,裸|体。'' 

王耀长呼一口气,抬手捏了捏酸痛的鼻梁,''封锁现场,我们现在就——'' 

''王警督,''办公室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拥有着铂金色头发的男人温和却不容置喙的打断王耀的后半句,高大的斯拉夫人显然注意到了东方人因缺乏休息而导致的恹恹神色,不由得眉头紧拧。 

没等王耀开口,布拉金斯基便开口吩咐警官通知警司主去管这个案件,黑发警督啧了一声,深感被冒犯。 

''Counsellor,恕我冒犯,但是SVU直接由我领导,伊万我相信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分队我的决定。''东方人倏尔站起身,一双锐利的眼睛刺的伊万生疼。 

紫眸检察官柔和了面部线条,没有几个人敢在他面前出言不逊,而王耀从来没有畏惧退后过半步,即使是在那个时候。 

''但我有权利判别你作为一个lieutenant/警督是否有恰当的行使你的职责不是吗耀?''带着略微一点的俄式口音的英语让王耀冷静下来些许,''你的状态,目前并不适合领导SVU,你需要休息。'' 

铂金发检察官挥手致意,''顺便帮我告诉琼斯先生我手上案件很多,别拿那些多余的倒霉案件来烦我。'' 



''所以那只北极熊就这么把你打发回家了?''阿尔弗雷德一边洗碗一边再三怀疑,这辈子估计也就做了这么一件好事,金发男人心里忿忿。 

王耀含糊不清的像是认同一声,把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身心都像被软绵绵的棉花包裹着,惬意的不行,耳中哪里顾得上听自家警监放了什么屁说了什么话,眼睛不经意一斜,扫到茶几上凌乱散落的一堆文件,下意识的伸手。 

''嘿警督先生,这在你的职责之外。''略有些急切的嗓音传来,王耀讶异的瞥眼看了眼双手还沾满泡沫的阿尔弗雷德,灯光略晦暗,一瞬间的冰冷神色闪现的让王耀认为是错觉。 

阿尔弗雷德琼斯从来不带回家任何工作相关的文件。Whatsoever/无论如何

阿尔弗雷德有事瞒着他。 

东方人心性高傲,抿了抿嘴就踢踏着拖鞋往卧室里走,干脆利落绝不回头,他王耀还不稀罕看呢,然后一阵恼人的脚步声紧随其后,不出意料的被身后人抱个满怀。 

''耀耀,我不是那个意思,但事情与SVU有关,我不能告诉任何人,你知道的工作上的事。''金发男人凑近怀中人的耳蜗,故意喷洒着热气。 

有事瞒他还敢再三狡辩,厉害了,我的警监。▼_▼ 

''我就去洗个澡,你瞎激动啥?''王耀面无表情。 

巨型金毛得寸进尺,蹭了蹭王耀的脸,''所以耀你不生气?'' 

王耀继续绷紧了脸,低头看了看被泡沫弄脏了的睡衣,随即恶狠狠的瞪了阿尔弗雷德,''你再不放手,我就真的生气了,以及,记得把衣服洗了。''说罢,一脸嫌弃的挣脱开了怀抱,只留我们高大威猛的警监先生独自凌乱。 

没过一会,浴室里模糊得水声听得阿尔弗雷德愈发难耐起来,''耀,想不想我进去跟你一起洗澡呀?'' 

然后一团不明飞行物随着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当当砸到我们敬爱的警监先生的脸上。 

这是阿尔弗雷德·妻奴·操蛋的·琼斯完美的一个晚上。


3. 

王耀有如一个工作机器一般,过了两三天的休整,整个人又变的精神奕奕,修长的双腿被警裤修饰的更加笔直,令人眼馋的腰围常常被人视奸,中长的丝绸般黑发被红色发绳高高竖起,看着既英气挺拔又可口动人。 

而此时刚从外面调查回来的王警督却觉得有些莫名异常,一路上警员的窃窃私语和过于压抑的氛围,黑发男人疑窦丛生,又是哪个罪|犯逃跑了还是内部又爆出什么丑闻了?不由得加快了步伐,无论是哪种情况,他作为警督都要立刻掌控全局,抽丝剥茧。 

东方人刚想开口询问始末由来是,不由得放缓一拍眯着眼看着熟悉的轮廓。 是阿尔弗雷德和他的人员,面容严肃,似乎就在等着他的到来。 

金发警监上前一步,五官阴郁不可言说。 他亮出一副银色反光的物什,是他司空见惯的,手铐。然后于此同时,金发男人的随同人员按下保险,一个个露出黑漆漆的枪口随着他,面无表情。 

空气静默的可怕,世界似乎在一瞬间失乐真,怀疑、暴力、愤怒、镇压等等情绪扭曲搅合在一起,嗡的一声,王耀像置身于冰冷海水,黑暗与寒冰吞没了身体与灵魂,反复中阿尔弗雷德的身影被光模糊成一大片阴影,形成一支雾气有力地手臂,狠狠扼住他的咽喉,使得他喘息不能,呼吸不再是本能,而是一种挣扎。

''How can I help you/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Captain Jones?'' 王耀甚至神经反射的微微扬起嘴角。 

''Lieutenant Wang, you are under arrested. Now drop to your knees and put your hands above your head! DO IT NOW!''[1]金发警监举起手枪,教科书一般标准的持枪动作。 

然后阿尔弗雷德就看见那个有着不可一世的骄傲的男人,毫无反抗的缓缓双膝跪地,双手举过头,那双琥珀色眼眸少有的格外温和看着他,金发警监觉得身体内部有一团熊熊火焰吞噬耗光着自己,任由环境嘈杂争吵和碰撞,他死死盯着那双他曾陷入并不可自拔的双瞳,眼睛的主人双手被人强行套上手铐,被推搡着出门,黑发男人原本较与高加索人种就显瘦薄的身躯此时更扎疼了他的眼,但阿尔弗雷德别无选择。 

他听见自己对王耀说,''You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anything you say can and will be used against you in a court of law.'' [2]


[1]王警督,你已经被捕了。跪到地上,双手举过头顶,立刻马上!


[2]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TBC—

相信我,我不是什么正经人▼_▼
所以,文也不会正经▼_▼

评论(13)
热度(127)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