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Law and Order: engagement【非国设】【中】

上篇



4.

“熟悉的地方不是吗?“黑发男人抬眼环视了周围,灰白色墙壁,审讯用的光秃秃的桌子,只不过角色对调,他坐在另一端,身后站着肃穆警官,而对面坐着的审讯官是他朝夕相处的恋人同时也是名副其实的上司。

坦诚说,王耀只觉得十分不对劲。Something is wrong and missing. 可他没有丝毫线索去辨别。

金发警监先是沉默了一会,幽蓝色眼眸毫无温度打在同样是一身警服的黑发人身上。骨节分明的双手交叉放在桌上,气氛无声却交织着令人胆战的怪异,无人知晓在这个房间会膨胀出什么。金发警监面部棱角分明的线条被灯光渲染得越发沉默冷酷,他甚至无需开口威胁,就凭着这个人的黑色轮廓,当他用一双海蓝色的冰冷眼睛注视着你的时候,你才会发现所有的谎言和伪装都如此不堪一击,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无从遁形。

这才是真正的警监阿尔弗雷德琼斯。

但王耀也从来不是省油的灯。

东方人清了清嗓子,不大的声响在空荡的空气中被震荡的空冷,大大方方毫不掩饰的开口询问着对面人,“我的指控都有什么?”

警监应声而答,“涉嫌协助罪犯逃狱,两次未经上级许可而私自调查取证,以及对罪犯用私刑,强迫认罪。”阿尔弗雷德嗓音低沉。

啧。王耀心里冷笑一声,抬起泛着凉薄冷意的眼睛看着言辞凿凿的警监,是有人设了这个局,脑中无意识闪现出他被阿尔弗勒令放手的文件,这来源于警察的条件反射,身体甚至意识都无形追踪信息去拼凑出一条完整的故事线。王耀咬紧了下嘴唇,一片乌白看得阿尔弗雷德心惊,难以抑制的酸涩像像一记重锤狠狠落在东方人心口,可他还不能就这样低头,无论如何。

“我不认罪。”东方人一字一句说道。

这边话音未落而那边阿尔弗雷德拍案而起,陡然间金发男人凑近到王耀面前,盯着着他波澜不惊的脸,“王耀你真以为我手里没有证据吗?那个意大利黑手党头目从来只跟你讲话,其他所有人都撬不开他的嘴,就连最后一次跟警察交涉都是你完成的,当天人就逃狱了,嗯?为什么?为什么他只选择跟你说话?是谁给他的工具,又是谁帮他左右牵线?”

王耀并没有开口的打算,阿尔弗雷德冷笑一声,一只手拉开凳子走到警督身边,低下头,盯着他琥珀色眼睛一点点暗淡下来,“你别跟我玩沉默,你当警察当了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总有手段让你开口。”阿尔弗雷德直起上身,走到另一边,皮鞋与地面的摩擦声都染上狠戾的威胁“强森你还记得吗,那个连环杀人案凶手,他是个强硬的人,在他认罪前5个小时,没有监控和录音,你跟他单独在这个房间里,你做了什么让他最终选择认罪,瞧瞧他那鼻青脸肿的倒霉样。王耀,你渎职的一点点一条条还需要我帮你说出来吗?"

东方人始终忍着不露一丝情绪的脸上终于暴露出了愤怒,眉眼从不露痕迹扭曲到在灯光下瘆人非常,他斜眼看着阿尔弗雷德,“我渎职?警督先生,你知道冤枉以及违法逮捕警部人员也是重罪吧?我,从来没帮过瓦尔加斯逃狱,这个事件已经调查完毕,证明我与他无关,现在来指控我,不是太可笑了吗?!”

金发警警监咬紧了后牙,一张原本俊美的脸此时显得狰狞非常,西方人深邃的五官紧绷着,“你需要一个律师,王耀。”

“谢谢你的好意,我拒绝。”

在这之后是一段长久的停顿,不仅仅是无声,更像是上帝把这个空间隔离出来,诸多情绪氛围被定格在此,清冷或是愤怒的目光,言语的交恶,抑或是无辜被职责牵引到现场的其他人,人造光线如同一根根导火索有条理的散布在空气中,只等一个小小契机,这个空间就会被彻底撕裂开来,且不能回转。

而打翻这一切的是一阵杂乱的敲门声,在无人应答后门被强行打开,阿尔弗雷德转头怒目而视。

来者铂金色头发,紫眸,赫赫有名的检察官,同时也是阿尔弗雷德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D.A.你来干什么?我在审问,请你出去。”警监依从职责勉强压制住怒火,但依旧语气不善。

而伊万充耳不闻只是径直走到阿尔弗雷德面前,正好挡在他与王耀中间,习惯性的带起一丝笑容,充斥着森森寒意与戏谑玩笑,“现在开始,我是王耀的辩护律师,现在我需要和我的客户讨论案件,我需要你停止记录,请你出去。”

阿尔弗雷德喉咙里模糊出一声说不上生气也谈不上开心的声响,戏谑的绕过检察官,对着王耀,“你可真厉害,连我们声名赫赫的大检察官都甘愿给你做辩护律师。”

语毕,他看着王耀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而笑得更加残忍,抬起右手,示意所有人离开。

5.

铂金发检察官随着关门声转身微微弯下腰看着王耀,眉宇间透着淡淡的担忧,“你还好吧,耀。”

东方人一点点卸下了脸上堆积着的面具,愤怒退去,往日凌厉富有朝气的面容惨淡苍白下来,他从来没有如此感谢伊万的出现。

“伊万,我真不知道是我疯了,还是阿尔弗雷德疯了。”王耀把头埋在双手中,身体缩居成了一个大号虾米。他不是感恩伊万看似救赎的行为,他只是迫切需要这么一小段他不用与阿尔弗雷德横眉冷对的时间。

“不管是谁疯了王耀,你跟我需要想办法让这些指控不能成立。”东欧人温软的声线提醒着王耀他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但东方人却过分警醒着,曾经所有人都怀疑不信任他的时候唯有阿尔弗雷德站出来拿自己的警衔做保证为保王耀清白,而眼下这个人轻而易举把他逮捕并口口声声说他渎职有罪,并非他生性多疑,而那时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竟是那次的事件的主导者之一。

王耀抬起头,一双湿漉漉的桃花眼带着几分不自然仰头看着东欧人。“伊万,不是我不想不信你,你也知道...“东方人自嘲性质的咧开嘴角,“你是堂堂的地方检察官,你本不必——”

东方人不知道自己这副表情在伊万眼中是怎样的扎心扎肺,这双剪水双眸,这个骄傲如斯又有着符合那份狂傲聪慧的人,他不经意的促狭笑意,这个人的隐藏着的温柔,在自己说出并行动表现出对他的极大反对与不信任的同时,他就知道自己亲手将他推开甚至是间接交付与阿尔弗雷德手中。

伊万仍旧记得还是警司的王耀如同幼鹿般的失望神色,他恍惚感觉那双眼眸中他始终能看见的生生不息的火焰被自己亲手湮灭。这不怪他,紫眸男人想着,他曾亲手把自己所有作为警察时的知识与经验悉数教给这个东方人,王耀与他曾亲密不分,甚至偶尔开着玩笑叫他老师,而后他却转身留下一个冰封背影,兵刃相向,他对王耀说,你并不值得被我信任。

大概是报应不爽,他一时的执迷不悟换来的是一个只会相知却不再想亲近的王耀。他未曾料到东方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执拗性格。

现下,更是赤裸裸报应。

王耀宁肯自己一人扛着,也不愿向他求助。

“我信任你王耀,我发誓我信任你。“紫眸男人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一遍遍表达着歉意。

王耀苦笑,每每都是在他最需要被信任时被最亲近的人放弃。他知道伊万的话并非不是真心,可一个人的心就是这么矫情,被人踢了两下就觉得疲惫非常。

第一次不被信任,他从退让中庸中锻造出了傲然自信。第二次不被信任,他却只想逃离。

算了,谁都好。王耀背靠着椅子,阖上双眼,缓慢的拒绝着周遭世界。


“伊万,带我回家。“


——TBC——

以这个进度什么时候能写完这个短篇啊天哪噜。









评论(13)
热度(115)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