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设黑三角】Collusion 共谋

Sum:国设黑三角,背景是中苏交恶中。尽量按照历史还原,但一定有不严谨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本家苏联是栋房子,但本文还是沿用了伊利亚的名字,至于是不是同体,是也不是


Rank:全年龄 我不拥有黑塔利亚的人物 但故事属于我



*

对于此时的王耀来说,伊利亚就像一个阴晴不定反覆无常的理智疯子。


就像一个易燃易爆的巨型炸药包,说不上哪一句话或哪一件事就会点燃某条莫名其妙的引线,苏联人紧蹙的眉头和阴冷的五官就会爆发出一片诘责性质的火光,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就是在说你做错了,怎么了伊利亚同志?”然而东方人并不是一个乖巧任人摆布又情愿察言观色的人。


在场的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遮掩的小声议论散布开来,或有人一脸不屑掀起眼皮给王耀一个恶意瞥视,也有小部分人一脸不忿也阴云满面。


王耀心里冷笑,身体反而在这帮苏联高级将领面前站的更挺拔如青松。一帮子穷兵黩武又目光短浅的人,想要控制我中华?手也妄想伸的太长了!


“出去!都给我滚出去!”苏联人低沉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攒满了怒气一并喷发出来。


场中人面面相觑,在一段无语噤声后鱼贯踢踏走出了办公室。王耀狠盯了一眼伊利亚的高大阴郁的背影,转身搭上门把手也准备离开。


“王耀,你等一下。“一小串俄语小声击打在东方人耳膜上,少了之前颐指气使的姿态顺耳不少但中国人心理说不上还是憎恶自己听得懂俄语。你瞧,就连身体也不自觉转回来甘愿走到伊利亚身后。


黑发男人历经五千年的岁月风雨磨炼出的帝王脾性即使在最岌岌可危时也未尝甘愿丢下一分,如今在这苏联人面前却不得不遮掩退让着少许。


王耀告诉自己得忍。中国还没到能跟这个放肆掠夺的国家针锋相对势不两立的时候。


东方人沉着脸,晦涩难懂。


伊利亚转过身,炙热却分毫感受不到温度的阳光描摹着东欧人的身型,男人目光灼灼下视望着东方人姣好却冷硬的容颜,终是开了口,''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反对联合舰队这个提议,甚至还要反对我修建长波电台,是你,王耀,在拒绝我的帮助,''东欧人冷起表情,''而你,还要指责我不对。''


王耀早已吃透了面前人的性格,固执己见横征暴敛,心下叹息遗憾,这个人从不知道退让周旋为何物,''这些事早就有定论我不想赘述,''东方人上剔着眼一动不动紧盯着那双汹涌暴戾的血色双眸,''你在中印战争中支持了印度,而后又在西藏大量增兵,伊利亚,我来这只有一个目的,对于珍宝岛你到底是什么态度?''


苏联人有些讶异于王耀德坦白求证,甚至谈得上困惑。讲实话直到朝鲜战争前,这个身形瘦弱的东方人在他眼中也仅仅算得上是个走卒,地缘方面为自身利益计他得去提携拉他一把,而男人怎么也料想不到王耀会像吃了秤砣一般铁了心不回头投身到他犹豫再三也不肯出兵的战场上跟阿尔弗雷德实打实的打了一场震天动地的战争,他侧目,待到他与王耀相处的更久男人却反而越不能了解他,无意间自己却陷入到一个巨型漩涡之中,他想得到中国这片南方温暖土地,同时也想把这个东方人攥紧在手心里。


可王耀偏偏就冷脸冷心发狠一般把苏联人隔离在心房之外,国土之滨。


伊利亚故意不发一声,想惹着中国人更加焦虑,抬手施力揉搓着王耀的耳垂,不出意料的得到黑发男人激烈的反抗,但他早有准备,另一只手伸手一捞霸道的固定住男人的腰,略微低着下颌凑近了他的耳蜗,恶意的喷洒着热气,''别动,你不是想听我的说法吗。''


王耀果然如他预想般不再挣扎,但苏联人却意兴乏乏,暗想男人就像只野猫,有利益了傲着头分杯羹,没了就冷眼作壁上观。


但他却也不是乐善好施的主。


伊利亚低笑一声,震的王耀全身由着耳蜗臊起痒意,''珍宝岛属于苏联。''


意料中的伊利亚被王耀狠力推开,甚至男人还格外狼狈地踉跄着退后几步,他深不以为然,抬起手捂着脸,肩膀不受控制的抖动,放肆又病态的笑声悉数穿透手指喷洒在空气中又全数冲进王耀耳中,狰狞的五官肆意耻笑着东方人,你哪里来的底气跟我谈领土问题。


王耀漠冷着五官,手挡在身后,指甲深陷掌心肉中不知疼。


不知好歹。


''战场上见吧伊利亚。''中国人大步踏出克里姆林宫,身后风猎猎作响。




究竟是从何时起阿尔弗雷德开始对王耀格外注目呢。


大概男人会说是从东方人毅然决然搅进朝战且与之战到平分秋色签订停火协议的时候。


这位从命运长河里崛起的宠儿跃动着新鲜血液,热忱着用双手铺陈未来与希望,这是他的国,阿尔弗雷德不拘一格,男人灿然承认与中国人的战争他没有赢,而且越发认定王耀如同黑曜石般收敛着的凛冽锐悍,即使战争之后阿尔弗雷德与王耀无从交集,他却稚气非常的认知着他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还要了解王耀。


就自身为国家化身的存在而言,阿尔弗雷德机敏伶俐,打着自己的利益小算盘,巧言令色伺机而行。


金发男人的敌人是凶悍扩张的苏联人,为此他跟自己打了个豪赌。


与此同时身在中国北京的王耀正被电话员引着,小伙子犹疑这吐露出电话线另一端人的姓名,王耀不免有些诧异。''阿尔弗雷德,别来无恙。''


金发男人一听见对方的声音,神色都有些惊喜雀跃,''祝贺你在珍宝岛一战打赢了那个该死的苏联人呀王耀,''阿尔弗雷德从善如流,''还顺手缴获了一辆新式苏联坦克,我真是为你感到高兴。''


王耀顿了一下,思忖了一小会,撩起眼皮盯着电话机,想象着阿尔弗雷德伪善的表情,心下却有了定论,''cut the crap, Alfred. 有话直说。''


老式电话机失真的电流声纠缠着阿尔弗雷德哧哧的笑声转到王耀耳中,格外难以辨认,男人弯起深邃眉眼,笑意盈盈,''最近留意下我家的报纸,会对你有好处的,到那时我们再聊。''


阿尔弗雷放下电话,背部向后一倾惬意躺在靠背上,舒服的眯着眼,心情格外轻松。


勾勒着东方人的一颦一笑,赞许着两人第一次无需挑明的默契,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赌赢了。


但金发男人也绝非善类,他故意把橄榄枝亲手递到王耀手里,谁去死对他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但阿尔弗雷德还是选择站到了王耀身旁,利益最大胜算最大。




而后的几年,王耀遵循着主席先生的意思深挖洞广积粮不争霸,即使过的压抑艰难,苏联人依旧锱铢必较,一纸命令从中国全部调回所有苏联科研人员,大型工厂被迫停工,天不遂人愿,三年自然灾害迫使着人民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几十万苏联军队大军压境,透过阿尔弗雷德泄露的信息,王耀也着实心惊肉跳,苏联曾有意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所幸中国也咬着牙拼了命研究出了原子弹,抱着大不了玉石俱焚的心硬生生与伊利亚冷硬对峙,终究也还是扛过去了。


王耀绝望吗?这个时期似乎不仅别国容不下他,天也不垂怜。

黑发男人横眉嗤笑,谁也无法让我跪地求饶。


两人的再次相见是任谁也没想到的阿富汗战场,苏联人由一开始的胜券在握到现在的节节败退,陷入这个泥泞漩涡难以脱身,战争如同饕餮一般卷席贪食着苏联的军队和经济,打到如今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国家慢慢的顾头不顾尾,原本稳定强大的国家也露出几处不可调和的矛盾。


如果说明面上的阿富汗军队是直接原因,那么暗地里王耀与阿尔弗雷德的暗通款曲相互勾结则是根本缘由。


一个出钱,一个出武器,两人曾经水火不融杀上战场如今劳心劳力算计搞垮另外一国。


不过几年的光景,敌对方和同盟者关系对调,只为渔利。


王耀上剔着眼睛望着阿尔弗雷德,没想到能在这遇见金发男人,秉承着受人恩惠的心,抿了抿唇开口,''还是要多谢你带头对华军|售,阿尔弗雷德。''


男人微微低头看着王耀,一双蔚蓝色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揉满了柔和温暖,长臂一捞不由分说把东方人揽到面前,直到近得无法再近,额头贴着额头,王耀被突然的拉扯一时间乱了方寸,慌乱间只感受到男人平稳的呼吸打在唇鼻上,沾染着阿尔弗雷德气息的部位像是被火燎过一样涌动着热气。''说什么呢,我们这不是在蜜月期吗。''阿尔弗雷德有恃无恐。


王耀忿然,阿尔弗雷德不要脸,但中国人还是要的,四处瞥一眼周围人假意无视的样子,心下更是愤懑不平,虽然说当下自家国民意外的保守,但他幼年经历过的民风开放时期就注定了王耀沾染不了所谓传统守旧的性格。


黑发男人顺势略微勾抬起下颌,唇肉堪堪距离金发男人毫米,鎏金色双眸水波氤氲,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更显得色气,此时阿尔弗雷德反而措手不及,他以为东方人都是腼腆的,呆楞的盯着王耀移不开眼,男人更是得寸进尺,变化着唇形对着阿尔弗雷德吐息。


''滚蛋吧阿尔弗雷德。''然后娇媚的五官瞬间垮塌下来,冷着脸哼声扬长而去。



阿尔弗雷德盯着王耀的背影好气又好笑,这个气势凌人什么都不肯退让的人啊,明明自己先是一番假意撩拨自己却先心悸不已。


看着吧王耀,究竟鹿死谁手。




在克里姆林宫与伊利亚不欢而散之后,王耀就再也没跟东欧人见过面。


反而由着中美蜜月期与阿尔弗雷德相交的次数更多,不过从来没有永恒的朋友,王耀也未曾信过这段为了削弱共同敌人而暂时放下中美两方意识形态对立的关系能走多远,十年,恐怕早就是硬脱下来的极限。


不过王耀还是到底服气金发男人的手段,阿富|汗帝|国坟场他们联手拖住了伊利亚扩张的步伐,但真正拖垮了男人的是阿尔弗雷德鼓吹的星|球大战计划,伊利亚强硬直悍的性格被金发男人拿来加以利用,军备|竞赛致使东欧人把资金全部投入到军事,致使民不聊生,天怨人艾。


佩服是一方面,审时度势事另一方面,如今的情形,与美国分道扬镳,又与苏联势不两立,一个是美帝|国主义,另一个是苏|联修|正主义。


王耀出离的想自己也算是横着心,势必与这个世界较个高低了。


男人突然莫名涌上来悲春伤秋的情感,看着如今得苏联就如同看着曾经的自己,是如何的兴盛以致万邦来喝,又是如何的被亚瑟柯克兰拽下王座引得八|国联|军,如果非要自己给伊利亚一个定位,那么伊利亚是一个不太称职的老师但他率性干练,手把手教给男人整套工业体系,而工业体系确是一个现代化国家的心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举措,甚至王耀在很多年后回忆起还是会怀疑伊利亚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但男人也曾在王耀一穷二白的时候抽调所有的专家只留给东方人巨大的空壳。


他教会了他一口流利动听的苏联话,教他唱他爱的苏联歌曲。


曾经他们激昂慷慨,同仇敌忾。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北方是极寒之地,伊利亚诞生在冰雪封天的国度,挣扎着求存,冰棱刻画着男人深邃的五官,寒雪组成了男人的骨肉。他是从冰冷世界走出的王者,带着一身伤痕荣耀。但也偏偏是他,给了游丝一线孤独求救的王耀炙热广亮的信仰。


他既而教他如何破除困局,带领人民走向胜利。


却也想着把王耀当作他的掌中物,牵丝而行。


王耀抬手狠力揉着太阳穴,与伊利亚相交不过短短百年,怎么就如此纠缠不清,费心费神。


掀起眼皮撇了一眼日历,1991年12月25日,西方世界的圣诞节,百无聊赖。


''王耀同志!''门口冒出一个人影,声音倒是有些焦虑。


东方人懒得抬头,''怎么了,有事慢慢讲,别急。''


''苏联...解体了!''


''开什么玩笑?!''王耀狠拍桌子,怒目站起身。


''是真的...就连...就连苏联国旗都降下来了呀!就在克林姆林宫那呀!''青年人急的满脸通红。


嗡的一声王耀脑袋一瞬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颤着手,砰的一声跌坐在椅子上,青年人不敢随意上前,只听得王耀痛苦的喘息,过了许久,似乎人又恢复成波澜不惊的样子。小同志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否看到了幻觉假象。


''您...没事吧?''


王耀略有些神经质的微弯起唇角,和颜悦色,启唇欲言,然而出口的不是言语,暗红色的血液刹那间涌出东方人口中,惨白的面色,被沾染上血色的衣衫,周遭人的焦急声音,他缓缓闭上双眼,任凭什么,他都拒绝。


''王耀同志,从此我们就是一家人,为了英特纳雄耐尔奋斗!''


''小耀,我一直在想温暖的国度下盛开的向日葵该是怎样的灿烂。''


''王耀,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你的心?''


... ...




多年之后,王耀再一次踏上这片几天前被叫做苏联的土地。


与他同行的还有阿尔弗雷德。


实际上还是王耀特意打了一通电话去美利坚。


简单的一句话,阿尔弗雷德你跟他斗这么久,不来看看他斗输了样子么?


阿尔弗雷德盯着王耀冷薄惨白的脸。


你真的不是因为爱上了他才这样吧?


王耀斜眼看向男人,脸色沉沉。


——是啊,我爱过他,就在他死去的一瞬间。


——END——






评论(21)
热度(317)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