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廉鲜耻 1

1.

十月份的北美洲说得上是最宜人的时节了。清爽的天气,葱郁的树木,暖和怡人的阳光都为这座时常受北极气候影响的城市增添不少亲和力。

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在空调齐备设施齐全的教学楼里上课,人造灯光明晃晃的悬着,玻璃器皿与化学试剂相互配合释放出的味道怎么也挥之不去。

实验室前头的教授还在喋喋不休的讲着实验室的注意事项,进入一定要穿白大褂,要穿长裤,记得带防护眼镜、手套,发生紧急事故要怎么处理等等。王耀听的聒噪又头疼,磨磨叽叽的,又不是第一次进实验室,至于次次都搞得跟生化演练一样嘛。

鸡贼的故意挑了个教授视线不好的实验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立在桌面自带的试管架上,掀起眼皮瞥着周围的动静,一边点开facebook大胆的浏览起来。指头刷到底也没刷出个屁大点事,自家表妹又换了黄毛小子,想着女孩子大了早晚管不住,琢磨了一会点开评论刷刷打了几个毫无关联的表情上去,发送。没过几秒王湾就回了他。

''耀哥,你這是羨慕嫉妒恨(●´ϖ`●)''

一排中文整整齐齐码过来还顺带着中国时下流行的小表情,呦呵,小丫头片子能耐了,敢跟他哥哥顶嘴了。眉毛不顺气一抬嘴角痞里痞气的撇撇,拿起手机就要打字。也是碰巧,这当口正推送来一条messenger信息,撩着眼皮点进去,对方头像冒出来的是弗朗西斯骚包的自拍。

嘿,做完实验要不要去National。

王耀眉眼能挤出一朵花来,知朕心者,弗朗也。探头探脑四处搜寻着金发法国人的脑袋,对上眼之后,两人你知我知的嘿嘿一笑。

台前光头教授几乎是照本宣科的照着实验module一字不差的念出来,王耀两眼发直用自己5.0的视力数老头眉毛有几根,就差闭眼睛打瞌睡了。

“好了现在自由分组拿实验器材,报告下周五交,逾期就是零蛋,别跑到我办公室为了2%的作业跟我唧唧歪歪的。”教授把module一把摔在桌上,吹胡子瞪眼,哐啷的把一车子实验试剂推到讲桌旁边,紧接着一屁股坐在转椅上,右手攥着鼠标,然后pop music顺着两个大音响嗷嗷叫起来。

王耀龇牙咧嘴的拎着module雄赳赳的就选媳妇一样的挑器材去了,看了半天挑了个最干净的一桶cyclohexane/toluene混合液抬腿就准备回去,速战速决,但还没抬腿就被光头教授叫住了。

教授耷拉着的八字眉气呼呼的挑起来,左脚掩饰着轻踹了王耀小腿一下,不轻不重的,“你这臭小子再上实验玩手机,所有成绩都给你取消了信不信?!仗着成绩好就得瑟了啊!”

得,被抓个现行,王耀寻思着还是卖个乖吧,得了便宜不假,也不能登鼻子上脸不是。“Karan教授,我再也不敢了。”他本就精致秀气的五官更是被刻意示弱显得更无辜,老头子一脸受不了的表情挥挥手就打发人走了,长的跟东方瓷娃娃一样,骨子里却是顽劣不堪,瞅着王耀蹦蹦跳跳的背影老头心里明白他压根就没把话听心里去,一方面确实气,另一面却还是惜才的,又碰上个活宝一样的孩子,老头心里也实打实烦不起来。

这头王耀放下试剂,嘴皮子就利索吩咐着弗朗西斯干活,搭着铁架子,摆好烧瓶量筒,自己量好了混合液,顺带着把表格画好,俨然一个小学究,派头十足,严肃极了。

“弗朗,把温度调上来,我来记数据。”一除身上流里流气的王耀此时反而一丝不苟的盯着第一滴液体被分离出来的确切时间。

说实话弗朗西斯一直觉得认识王耀就像捡到个宝,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那种宝,成绩好到一排straight A+,教授们虽然嘴上一个个都恨不得损死这个小崽子但内心都还挺顺眼这个有天分又活泼的中国人,王耀不是那种典型的书呆子成绩好的亚裔,他哪受得住成天泡图书馆,但别说,人家就是记忆力倍棒,管他多深奥难懂的教科书还是实验,打眼一瞧就妥妥记心里了,弗朗西斯管他叫行走的人性电脑,明面上迟到早退违纪违规的但就能哄得那些学究们生不了真气,私下里又玩得开的很,再加上平时又大方把自己作业拿出来“帮助”别人学习,王耀俨然在化工系小有名声。

“环己烷停留时间15秒,”王耀低头认真写着数据一边指挥法国人,“再把温度慢慢调到110.6C.” 

趁着等待的时间,王耀上下一打量弗朗西斯,白大褂底下一块没遮住的黑色丝绸衬衫,这小子八成早就计划话去酒吧high了吧,朝他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告诉你啊弗朗西斯,我今天不喝酒,我得开车。”

弗兰西斯笑的谄媚,弯起胳膊肘捅了捅王耀,“行行行,你肯来就行啦,哥哥我还叫了另一伙朋友,保证今天是个不眠之夜。”

看着信誓旦旦的法国人,王耀也崩不住脸乐了,但眼下还有关乎成绩的实验,故意鼓圆了眼睛,拿笔戳了戳弗兰西斯的胳膊提醒着,“要是错过了沸点,我就跟老师举报你影响我实验。”

麻溜利索的王耀和弗朗西斯的小组以第一名的时间完成了实验,两个人噼里啪啦把东西扔进书包,冲出实验室之前也没忘了冲老头好一顿挤眉弄眼,弄的教授差点脱鞋砸那个不尊师重道的小崽子。

一路风驰电掣两人到了national,高昂富有节奏感的音乐带动着气氛,由于两人来的时间还早,酒吧里的人还不多,弗朗西斯一边朝前凸后翘的女服务生抛着媚眼一边领着王耀走到了一个单独隔离出来的小房间,一路上他不知道翻了多少个白眼,王耀一直知道弗朗西斯有钱,就冲他一周七天,天天不重样的名牌衣服,就差没在胸口贴个牌子写上土豪两个字,但能预约到national的包间光有钱可是不行,王耀料着屋子里的估计也是一群富二代,法国人露出一口大白牙嘿嘿一声不由分说的搂着王耀推开门。

“介绍一下,这是跟我同专业的王耀。”弗朗西斯用一副做作的极富有戏剧效果的法国腔英文开口。

王耀抬了抬眼皮,一共也就三个人,两个黄头发的,一个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后染的白毛,一个个都还穿的特体面,件件都是名牌,人模狗样的,心里骂完了这一群人一不留神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还没等王耀开口做个礼节性的自我介绍,坐的最远的白毛烟熏的嗓子开了口,一双眼睛不知道是是不是因为灯光的反射下显得红殷殷的。

''弗朗西斯头一次见你找亚洲妞啊。''然后还自以为帅气的作死吹了声口哨。

卧槽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弗朗西斯捂着脸还不老实的瞟看着王耀,琢磨着一会是先拉着王耀还是直接给基尔伯特收尸算了。先不管王耀拳脚如何,法国人犹记着刚开学有个人高马大眼高于顶的傻逼白人抽风跑王耀面前说哎呀你们中国人是不是总吃狗啊,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有的没的,王耀挑着眉眼,一脸你大爷吃屎的表情回怼过去,“是呀中国人都吃狗肉,还有蛇肉鼠肉,饿极了连人都吃。“差点没唬死那鬼佬。

论哪个大小伙子被当成小姑娘有不恼火的,尤其碰上王耀这种整个一食人花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主,但这次王耀还真没生气,反正是没表现出来。不紧不慢的勒紧嗓子,换上个媚眼如丝,一只手不安分得蹭着弗朗西斯小腹徘徊到胸口,还没等他开口,弗朗西斯先被膈应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伸手就把那只作乱的手打到一边,“瞎说什么呢,这是我好哥们,王耀,纯爷们。“

几个人嘻嘻哈哈这么一笑气氛就活泛开了,接来下的互相介绍就顺理成章,金发粗眉毛的叫亚瑟,金毛紫眸的叫马修,不长眼的白毛叫基尔伯特,王耀打眼瞧着马修总觉得在哪见过,一时也没想起来。男人间的基情友谊来的也纯粹也块,几瓶酒上桌下肚,就能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王耀跟弗朗西斯坐在一边,虽说自己早说了不喝酒但来到酒吧也不是那么回事,象征意义上点了个长岛冰茶就坐那咂咂喝的有味,斜眼瞅着法国佬跟白毛一杯接一杯的马爹利、伏特加、龙舌兰的下肚,说话都不利索了,就是苦了马修一边劝酒一边也没少被灌。

喝到兴头上了,两个人拉扯说什么也要出去撩妹猎艳,王耀心里呸一声,就喝成这样一身酒臭味还撩妹,别出门倒地上被男人艹就烧高香吧,一边又假意惺惺的装模作样劝了两句让开了路。

“我们...我们仨先去..嘿嘿玩了,你们俩一会出来找我们啊。“基尔伯特傻呵呵朝剩下的两人摆摆手。

两个人裹带着马修扬长而去,王耀撩起眼皮跟对面的一口英腔的亚瑟大眼瞪小眼。

装腔作势的口音,王耀其实是个深度种族歧视者。

低头咂吧咂吧饮料,王耀平常是油腔滑调的,身边人也围了不少,但都是人家主动先搭话,真碰上个不爱说话的一下还真不知道怎么聊下去。

“听弗朗西斯说你在化工系鼎鼎大名呀,耀。”英国人小心翼翼模仿着中国人名的发音。

“哪里哪里,平时错的犯多老师骂的多点,坏事传千里嘛不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王耀深谙此理,万一来个抱大腿的他王耀可没那么多条。

亚瑟短促的笑了笑,这人还真的给个台阶就往下走都不带回头的,“我是学土木工程的,虽然这么问有点唐突,但能请你帮个忙吗?”

王耀盯着面前的帅脸,出于礼貌的没当人面撇嘴,果然是个抱大腿的,在酒吧里聊学习,这英国人就没点别的追求,“你先说说什么忙吧,都是弗朗西斯的朋友。”

“我手上正有个项目,需要一些热力学以及流体力学的计算,你如果能帮我那真是减轻了不少负担。“亚瑟绿幽幽的眼睛瞅着王耀,看着他微微皱眉定在那就又加了一句,“回头我请你吃饭,绝对有偿,而且我可以帮助你做毕业设计,我是我们专业的助教。”

王耀倒是有些懵在这,双手捧着快喝到底的长岛冰茶小口嘬着,眼睛滴溜溜的转起来,活像一只算计人的小狐狸,这英国佬还真认真的啊,脑袋瓜怎么也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反正怎么看都对自己有利,答应着再说,乖巧的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

男人沉静的五官又神采奕奕了些,抬手咽了口酒润润嗓子,“那我们先交换一下联系——“

门突然砰一声被推开,打断了亚瑟后半句话,也吓得王耀把捧着的杯子摔到桌子上,难不成两人真被人强奸了?脑补了画面,恶寒的打个冷颤,念了句阿弥陀佛。

等王耀跟亚瑟两人跟条鱼一样在人群里挤来挤跟着马修去寻着另外两人的时候,王耀已经在心里骂娘了,狗日的拉我过来一个找我做题,一个找我捡尸,妈的下次我再跟你出来玩老子就不姓王。

王耀一张脸臭的亚瑟都看出来了,被挤的跟沙丁鱼罐头一般男人还能回头一把牵住王耀的手,奇迹般发现他表情不对,王耀心里腹诽我还跟你说我心里骂你呢?气鼓鼓的撅着嘴,亚瑟却被稚气的行为逗笑了,为了不引起王耀进一步的不爽,硬是瞥过脸梗着脖子格外专注的寻找。

王耀此时的关注点却在两人牵着的手上,可能是男人刚放下带着冰块的酒杯,手心也被冰镇的凉凉的,由着男人牵领着他,在茫茫人群中徇着游丝一线,所有人都背向你行走,一股难以言喻的灼热顺着手心流到小小心脏,扑通扑通热烈跳着。

手上被猛然一松,王耀也从迷茫中慢慢缓醒过来,心下不齿自己不知道打哪来的少女心,也不敢抬头看人,只能假装低头,这一低头不打紧,地上两个人歪歪扭扭躺着,倒是吓了王耀一跳,第二眼再仔细瞅瞅,可不是那俩倒霉孩子吗。

“操蛋玩意。“王耀气的直骂中文。

这厢亚瑟无耻的全程注视着王耀的一举一动,被逗的不行,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好玩的人,听得王耀说了句什么外语,凑上去问,“你说的什么?”

正在气头的王耀也不管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照样,转着眼珠子就是一瞪,“还不过来搭把手把人抬走。“完全忘了自己之前那点迤逦心思,指使起人来得心应手的。

亚瑟也甘心挨说,这人的小脾气发起来也是格外有意思,正一人一个抬腿想走时,别人倒不愿意了。

原来这俩祸害拉着一帮人在这玩bar game,没想到第一轮还没过就趴倒在桌子底下,来酒吧的大多就为了玩个痛快,撒撒白天的污秽气,这俩人杵在这不是膈应人眼球扫兴的嘛。

亚瑟深知这个道理,倒也不恼,“那如何才能让大家满意放我们走呢?“

一群少男少女七嘴八舌的嚷开了,说什么的都有,乌七八糟的,说跳脱衣舞的,干一瓶伏特加的,亚瑟皱着眉头心里听着就不痛快,蹬鼻子上脸了这是,撂下扶着的弗朗西斯,正准备开口,一个类似小领头的高个子围着围巾的白人先他一步,抬抬手示意安静,“也不为难你们,just do something to surprise us."

亚瑟挑挑眉,来个识相的,毕竟是人众我寡,过了这关在说。抬眼看了一脸不爽的王耀,这小家伙估计心里又骂上了。

“来,王耀,你先把基尔伯特放那。”亚瑟哄着人。

王耀乖乖的听着亚瑟的话,把人撂那,刚刚光顾着盯着那群混蛋压根不知道那领头跟亚瑟叽咕叽咕说什么呢,瞅着这架势是要2V多了,想想王耀还有点小兴奋,多年没打架了,抻抻筋骨也不错,一脸欢欣雀跃摩拳擦掌的走到亚瑟面前。

但两人的想法南辕北辙,亚瑟盯着王耀亮晶晶的双眸,像两簇琼琼燃烧的小火苗,鬼使神差伸出一只手按住他的腰,一只手轻推着他的后脑勺,附上唇舌,上来就是一个天雷勾地火的舌吻。

操。王耀的脑袋噔一下就死机了。

说好的2V多的,都他妈的是套路!骗子!

TBC

大概是个很俗的故事

评论(5)
热度(274)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