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Law&Order: engagement 下

真·狗血
硬憋出来的结局顶锅盖求别打脸
啊 愚人节快乐



“我请求保释王耀。”伊万关上门,对着阿尔弗雷德阴郁的脸开口。

金发警监上剔着眼皮,神色古怪,“别闹了,布拉金斯基,你想开庭?”站起身恶狠狠的盯着对方,“还是说,你想借口放他逃?“

东欧人上前一步,强制着自己深吸一口气,为长久计,他不能在这跟这个该死的混蛋翻脸,“注意你的言辞!琼斯警监!”

看着阿尔弗雷德凝在嘴边的森森恶意,心里畅快起来,比起阿尔弗雷德的执法权,自己的监督管理权和话语权更压他一等,扭出一个冰冷笑意,“王耀说他今天不想再见到你,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你无权审问他,24小时之内你要是拿不出证据,你知道会发生什么。I'll keep an eye on you. ”抬手做了个威胁的手势,既然王耀不准备今天开口,他也尽早回去准备资料。

没过一会,王耀就从警局里提审屋被押送到一个暂时的so-called牢房,一路上虽没有特别打量,也确实没见到阿尔弗雷德,冷笑一声,这么声势浩大,上面果然是按耐不住了。

既然是牢房,设施理所应当的更为简陋,一块水泥搭的勉强可以躺上去的床,铁栏杆孤零零冷凄凄的把他隔离出来,男人出格的想着自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被人观赏玩弄的野兽,哧哧一笑,他早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他王耀如果被污名,一定不是因为办事不力,只会因为上头。

男人回想着从第一天来到警局到现在,从当初一个安静被人忽略的亚裔警官,被阿尔弗雷德和布拉金斯基看重提拔,再到率队破获一起又一起案子,他也算名声大噪,但他行事也变了很多,为了效率,他承认有时候会忘乎执法,威胁利诱欺骗,无所不用其极,不顾法令规定强行搜查,派出没有被认可的卧底,王耀确实供认不讳,无话可说。

再一个,王耀翻个身,短短十几分钟,一边身子被坚硬冰冷的床硌的麻木,种族歧视,恨恨的想着,无论他做的对或不对,他一张亚洲人的脸就足够成为诟病议论,去他妈的。

但有些指控,是拿刀戳他脊梁骨的,人活一口气,20多年有脾气惯了,再浪他一次又如何。

10点钟灯光被准时掐灭,水泥床在王耀几个小时的来回翻滚跟体温烘培下也没那么冰冷,难受是肯定的却也敌不住倦意,浑浑噩噩的进入到了睡眠,夜间人体本就有趋热避冷的本能,半梦半醒间,感觉身体罩了一层什么,强眯起眼睛,只在模糊的视网膜上留下一片不清的蓝色阴影,而后再次陷入了沉沉困意。

王耀是被刺耳的金属声吵醒的,熟悉的叫醒犯人的方式,噙着一丝冷笑慢吞吞直起了身,全身骨头像是推土机从头到脚狠狠碾过一般,疲惫酸痛,几年养尊处优的日子下来,没骄养着心,身体却首先溃败。

“琼斯警监,我对你无话可说。”懒散着靠着墙壁,双腿放任着垂下来,抬头揉揉酸胀的眼。

没听到回应,王耀有些惊讶的一愣,再抬眼,胸口的衣服被阿尔弗雷德紧狠着攥在手里,男人由于暴怒而突兀出来的指节隔着衣物狠狠碾压着他的心口,后背擦撞上凸凹不平冰冷的墙壁,男人几乎是对准他耳蜗重重吐息,“你不是一向严审犯人吗,今天你也尝尝这滋味,嗯?”

王耀酸软的四肢力不从心,脑袋混沌着,头皮一阵阵发麻难耐,他恨不能把阿尔弗雷德掀翻在地再狠狠赏他几拳,这幅令人作呕的嘴脸。后背被墙壁摩擦从疼痛转化为燥热,一冷一热逼得他吐出一声闷叹,然后阿尔弗雷德也松了手,退后几步。

王耀瞧不起一般掀起眼皮看着金发男人,警服是他曾最喜欢看到的模样,象征着力量权利,修长而富有爆发力的四肢让他联想到自己跟男人滚在床上放|荡又满足的样子,他毫无疑问是爱这个身体的,年轻活力,富有情趣,无疑阿尔弗雷德也是钟情他的身体的,几乎是每次性|事,阿尔弗雷德会无意识的取悦身下人,等着王耀无法忍受更多的欢愉才挺身开始享受盛宴,想到这,王耀鼻腔里模糊出讽刺的笑意,“阿尔弗雷德,你舍不得我这个身体是吗?”

金发警监微眯着眼,不置一词,男人说的没错,他是个性感的男人,到什么程度呢,到阿尔弗雷德即使在这种时候,也有想把王耀按在那,做到他哭泣求饶才算的心思。他不齿自己肮脏的心思,但也卑劣的坦荡。

“是又怎样?”男人扶了扶眼镜,“别来挑衅我,你知道我做的出来。”牵起唇角笑笑,“我是来跟你最后谈谈的,看在之前的交情上,你可以选择沉默。”站的乏了,走到牢房里唯一一个椅子上坐下来。

“你知道哪种人嫌命长吗,跟嫌疑犯打得火热你也真觉得自己定力足就不会知法犯法么,你真是不但觉得自己命长,也嫌你手下人命长。”阿尔弗雷德长腿交叉,高高在上的模样,王耀依旧维持的原来的姿势,把脑袋靠在墙壁上,仰望着灰色墙壁。

“我连夜审了亚瑟柯克兰,他承认你跟瓦尔加斯有某种特别的联系,只跟你一个人见面说话,其他警官去连个屁都不放,哦对了还有强森,他可是翻供说被你屈打成招,你说这些够不够你出庭判罪。”王耀斜眼看过来,冰冷夹杂着恨意,刺得阿尔弗雷德一瞬间有些心软,但他不能,这件事只能由他去做,恨他也好。

“柯克兰警司,弗朗西斯警司进来吧,不到黄河心不死,给他看看。”他需要在王耀的伤口上狠狠洒一把盐,直到他把这种疼痛刻到骨头上,才算完。

王耀直直看着亚瑟柯克兰,自己这是再一次被人打上不被信任的标签,他自认为对亚瑟无愧,但人心难测,说到底亚瑟跟阿尔弗雷德血脉相连,怎么可能为了一个锒铛入狱的前任上司去毁掉他个人的事业。道理谁都懂,但真砸自己身上,谁的心不会像被开水烫过一样翻来覆去就是被伤的溃烂。

亚瑟柯克兰的出现是直观的打击,弗朗西斯更为直接,打开电脑,放了一个不到10分钟的视频,是强森的翻供。

“怎么样?”阿尔弗雷德走到王耀面前,甚至说得上是和颜悦色。

王耀这才把眼神转到男人脸上,说不出什么眼神,淡淡开口,“你帮我转告伊万,我不需要他作为我的辩护律师。你们也滚出去吧。”

阿尔弗雷德闷声笑笑,“王耀,你现在面前有两条路,第一条,出庭。第二条呢,”男人单膝跪在王耀面前,眉宇间甚至透着些得意洋洋,王耀不明所以。

“Marry me, will you?" 金发警监笑的宛如一个智障。

亚瑟和弗朗西斯默默抬手捂脸,说好的高冷霸道呢,这人就他妈是帅不过三天,被阿尔弗雷德求爷爷告奶奶一般拉过来演戏,好不容易到了修罗场,这傻逼就这么傻逼的求婚了?excuse me?气场呢!真丢人!

这边王耀也被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问,“你说啥,阿尔弗雷德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Will you marry me——”阿尔弗雷德话没说完就被王耀一个拳头放倒在地,完了,砸了,这是脑中飘过去的第一个念头。

“卧槽耀耀打人不打脸哎呦,耀耀我错了愚人节快乐!!”王耀长腿一跨坐在阿尔弗雷德腰上就是一顿揍,这他们叫什么事?把他折腾个够呛告诉他是他妈的是耍他玩?!

等到王耀这边气消了,阿尔弗雷德命也快丢了三分之一了,喘着粗气恶狠狠盯着金发男人,打得他都累了,也懒得起来,索性把人家当真皮沙发。

阿尔弗雷德也乖巧的当个出气袋,任打任骂,末了,开口,颇为委屈,“你妹妹说现在流行霸道总裁式求婚,我哪知道你能这么生气。”

王耀眉毛一挑,“你再说。”

耷拉下来眉毛,“我是认真的耀耀,”看看两人脐橙的姿势,有点羞耻,羞耻里带着点开心,这比他心里预想的结果要好多了,看着王耀这样子,心里却是像吃了蜜一样甜,他爱的人,总是能跟他心意相通。

双手色情的扶上王耀跨坐的大腿,“Marry me.”然后又懊恼的蹙了蹙眉,“戒指在警裤兜子里,我拿不出来。”

王耀简直要被蠢哭了,各种意义上,伸手掐了掐阿尔弗雷德的脸,难得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好啊。”

亚瑟跟弗朗西斯表示懵逼,作为一个正常人完全不能理解这两个精神病的脑回路,阿尔弗雷德你是怎么做到上一秒还是反派boss下一秒就成了会摇尾巴的大型金毛,以及王耀你是怎么从暴怒到一瞬间接受了所有事实的。呸,这对狗男男。

在这之后王耀当然被释放出来,阿尔弗雷德也回归原来的工作,两人依旧在家酸甜苦辣吵吵闹闹。

吃过晚饭,两人窝在沙发上闲闲看脱口秀,说是看其实也就是两个人为腻歪找个借口,订了婚似乎两人又回到之前暧昧的时期,王耀偏偏头看着爱人帅气的侧脸,心满意足,侧身躺在阿尔弗雷德肌肉分明的大腿上,不咸不淡的开口,“谢谢你阿尔弗。“

褪去了一身警服的阿尔弗雷德居家更像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低头看着东方人姣好的五官,“说什么呢你。”抬手揉着王耀顺滑柔软的黑发。

“谢谢你的提醒,”眨巴眨巴眼睛,伸手跟男人十指紧扣,“和保护。其实你逮捕我的时候我大概猜出来了一些,那些事情并非空穴来风吧,上头的人是真对我起了疑心不是么,如果不是你,我恐怕是真的要上法庭了。”

阿尔弗雷德拧拧王耀的鼻子,惹的人瞪他一眼,“就知道你看出来了,耀,我理解你,我知道你是想通过最快的途径去破案去解救受害者,但是你要知道,国有国法,而且你作为警督,不能以身犯险,也不能冒着你手下人的生命去换别的人命,而且没有任何一个上司会容忍一个肆意妄为不听命令的下属。王耀,你要做个合格的警督,担负起管理运行SVU的责任。”

阿尔弗雷德在某种程度上说甚至比王耀还要了解他自己,他喜欢东方人浑然天成的桀骜性子,聪明有能力,心思细腻,这些都是他的优点,王耀也有很多缺点,顽劣不堪,固执己见。这个东方人更像是一块璞玉,如果能精心雕琢,这个人迟早会褪下这层幼稚外衣,成为一个有担当领导。为了给他上一课,男人也冒了极大的风险,接下了调查王耀的案子,瞒着这些高管两人的恋情,又联合着几个可以信任的人,演了这么一出闹剧,外看是王耀被捕,内看是求婚风波,实际上阿尔弗雷德算盘打得叮当响,王耀也顺着自己演了一出戏,连带着金发警监洗清了上面对王耀的嫌疑,唯一真正令他意外的是阿尔弗雷德的求婚,当然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同意的原因。

“是,我的大警监,我明白。”眼睛带笑,好看极了。

金发男人微微无奈的捏捏王耀的脸,“我不怕世界,可是怕你。”

怕你出事,我却无能为力。

“我懂,阿尔弗我懂。I love you."勾紧了两人紧扣的手。

阿尔弗雷德垂下头,吻上去。

“I love you too."

-END-



评论(17)
热度(124)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