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国设】Relapse

Sum:背景进联合国前,强行了塞进去一点加耀



*
王耀匆匆下了飞机,无暇顾及日内瓦蔚蓝的天空跟新鲜的空气,东方人拉着小行李箱一屁股坐到大使的车里。略有些焦躁的按摩太阳穴,这是第多少次来这?王耀闭眼叹息。第130或者第131吧,不负责任的猜想着。所谓的大使级会议,说句难听的,一点屁用都没有。

头轻轻靠在车窗上,昏昏沉沉的,一面是国内乌七八糟的氛围,一面是自己在世界上格格不入。文I革像一辆大车轰隆隆的往前开,拿着人民的真挚和纯粹作为燃料,碾压过科学跟生产力,举着口号旗帜却不干人事。男人恨恨的想,再看看外面,伊利亚膨胀起来的欲望像个虎视眈眈的巨兽雌伏在他北方,刚刚跟他在乌苏里江畔大动干戈,虽是胜了,但威胁不减反增。放眼世界,跟伊利亚分道扬镳,跟阿尔弗雷德更是早就背道而驰。

意识形态的不同让这两个国家即使召开了十多年的大使级会议也照样于事无补。王耀愤然阿尔弗雷德管闲事一般插手别国内政,阿尔弗雷德抽风一样跳脚反对共产主义。两个人像聋子一样捂起耳朵对对方加以指责。结果就是100多次会议却一项共识也从未达成,那为什么还来呢?王耀长呼一口气,没有外交关系,这会议是唯一的沟通渠道,聊胜于无罢了。

打开皮箱,东西也稀稀拉拉的,不过是一些提前备好的文件说辞和几样私人用品。低头看了看时间,再有半小时会议就开始了,坐在椅子上好好组织了言辞,其实也并不十分上心。走个过场,表个态度,不然就是两方大吵一架,然后转过头冷下脸,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

哼。王耀板着脸,推了门走进会议室。在座的人听到声响下意识的向门口看去,不期然一双挑剔探寻的眼落在东方人眼中。剔着眼皮,不动声色的瞟过去一眼就收回,不冷不热着脸找到自己的名字,落座。

例行的开场,过场。王耀百无聊赖的听着,美国人似乎天生不懂含蓄,好像金发蓝色眼睛还不够显眼,瞪着一双蓝玻璃珠子一股劲的瞅着王耀,盯的王耀烦了,拿起麦克就开口怼。

“我认为美国没有权利干涉他国内政,尤其在台湾问题上,美方应立即撤出所有武装力量,以及在越南问题上....”挑衅一般侃侃而谈,上剔着眼皮,来啊,互相膈应啊。

究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就跟他预想一样。散了会,头也不回的走到自己的休息室,还没等他椅子坐热乎呢。这边门就被敲的哒哒响,上翻了个白眼,后脚跟想都知道是谁。

“进来。”不咸不淡的。

阿尔弗雷德也没客气,推着门一个侧身进来了。“你跑的倒快,别来无恙啊。”背靠着门,环着手臂,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王耀西装革履的样子,但总还是忍不住多看两眼。王耀心说瞅你那猴急的样,肯定是有事找他,东方人讲究得很,有事?自己过来找我,这叫有份。

透亮的金色眼眸一转,“别那么没劲,阿尔弗雷德,你跑这么远来,有事说事。”最烦西方人那明明虚以委蛇却一脸义正严辞的恶心嘴脸。

美国人偏偏对王耀有副好性子,嗤声一笑不以为然,“我以为中国人是知恩图报的,怎么,我提供给你的情报,你反过来就这么对我?“

啧。开始卖吆喝了,“一肚子坏水装什么圣人,要不是因为苏联压的你喘不过来气,你有那么好心帮我?你要是真有心,”王耀装模作样敲敲桌子,“让我入联合国啊,你反对什么呢在那。”斜眼瞥着阿尔弗雷德,在那唱什么苦肉计,论兵法,他阿尔弗雷德得叫他祖宗。

阿尔弗雷德挑眉,最烦但也最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一针见血把事说个通透,唯独少了点乐趣。悻悻的撩起眼皮,“你也没少琢磨吧,亚中非你这几年没少跑吧,自己都饿着肚子还把粮往别人米缸里塞,不知道的以为你王耀多有钱呢。还有跟伊利亚彻底撕破脸皮,”假模假样颇为遗憾的摇摇头,“你们中国不是有个成语叫什么来着,哦对四面楚歌。”

哟呵。王耀这话是听明白了,还以为这小兔崽子肚子里装了几斤墨水,这几句话一说全抖搂出来了。当他王耀傻呢,一小撮精光一闪,半眯着眼,翘着二郎腿,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给我唱哀歌,是你挺不住了吧阿尔弗雷德,别装了,苏联再怎么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这两面人的样子,你那些小喽啰看到不得伤心死?”

长腿一迈,就看不惯王耀那副骨子里打不断烧不尽的骄傲。一踩一撑,痞里痞气的坐在王耀面前的桌子上,“棋子终究是棋子,像你这么有本事从棋子转变成棋手的人,再来一个,杀一个。“半开着玩笑,半认真,歪着头格外入神的看着王耀,撩起一缕青丝有一搭没一搭的把玩着。

抬手打掉阿尔弗雷德轻浮的动作,站起来直视着美国人,敛起之前玩味的脸色,“行了,少扯废话,你,有意?”

抿嘴挑挑眉,um hum. “最快今年,或者明年,你知道,新任总统先生很有个性。”

王耀近几年少见的有些神采奕奕,凤眸遮不住的笑意。

“还反华?”

“反啊。”

“还撺掇那些人给我使绊子?”

“没错。”

抬手捏了捏阿尔弗雷德略有些肉感的脸颊肉,丝毫不觉得这个动作有什么不妥,不顾金发男人错愕的样子,这厢笑的得意,“你真是见鬼的虚伪。”

反手握住东方人作恶的手,眯起眼睛,“彼此彼此。”

1971年9月

距离上次跟阿尔弗雷德的暧昧谈话已经过去1年多了,当然了暧昧的不是他跟那美国佬,是这两个腹黑心机的人所说的内容,在这一年多里,流言碎语总有,王耀这一向不信牛鬼蛇神的人反而有些信誓旦旦。倒不是说他对阿尔弗雷德存着多少信任,严格来说,一点没有,但就是因为根本不存在信任他才会认定美国人不是说说而已,凭什么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他跟阿尔弗雷德,顶多算臭味相同。

中国跟美国,眼下没有别的路可以走。意识形态相同如何怎样,不同又怎样?他跟伊利亚的决裂,比什么都说明问题。

“先生,巴基斯坦的总统专机来了!”

低头笑笑,有句土话叫什么来着,好饭不怕晚。

这世界,要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翻天覆地了。

1个多月以后,26届联大即将如期举行。王耀忙着准备材料,拉拢人脉。阿尔弗雷德照样没闲着,撺掇着本田菊给王耀上眼药。迫于压力,即使日本人有想缓和中日关系的心,奈何脖子上铁链拴着,权衡利弊,还是咬着牙陪着阿尔弗雷德搅了趟浑水,硬着头皮递了份“双重代表权”议案,指明了让中华人民共和国跟中华民|国同时存在于联合国。

这不单单王耀不愿意,他妹妹倒也有骨气,两人一唱一和,声明了只能有一个政权留在联合国,要么走要么留。

一鼓作气的把本田菊的方案投掉了,金色眼眸神采飞扬的瞥了眼阿尔弗雷德,金发男人愤懑的表情一览无余,有些轻蔑的扭出个笑容,怎么,这边想拉拢他,那边又想控制他?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趁热打铁,“两阿议案”顺水推舟,这就是决定历史的时刻了,屏着呼吸,盯着屏幕上的票数。

——United Kingdom
——Yes

——France
——Oui

老欧洲,鼻子嗅的就是准。

——Canada
——Oui

王耀有些诧异的抬眼看过去,马修威廉姆斯那一张酷似阿尔弗雷德的脸一开始总给王耀一些不好的印象。错认成阿尔弗雷德给人家好一顿冷嘲热讽,才发现错认了人。

马修反倒没怎么在意,虽然说情形尴尬,由于马修为阿尔弗雷德站场不支持PRC的政府,王耀只能选择把马修设立在重庆的使馆关闭。

金发男人温和的笑笑,“真是遗憾王耀先生,我家的政府虽说已经建立,却还会受到很多限制。我只能支持ROC,但我家政府不会派人到位于台湾所谓的使馆。再见了王耀先生。”

但王耀到底是有些惊讶的,对上一双柔和的紫,自己不免也收敛了锐气,回个微笑。

——United States
——No

意料之中的结果,心里也不计较。

待到投票接近尾声,王耀的一颗心都快蹦出来,耐着心思,等待着公布结果,嘴角也止不住的向上拉扯。

“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会议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驱逐中华民国!”

人群中爆发一阵阵欢呼,王耀再次得意的看向阿尔弗雷德,尽管挑事,挑成功了算我输。金发男人恶狠狠的回盯王耀,扬着张脸转身走出会场。

王耀意味深长的笑着,接下来,好菜才上桌。

仅仅过去不到半年时间,美国方面就爆发出一条耸人听闻的消息。原本所有人都坐等着看美国将如何为难中国,恨不得坐着看好戏的样子就被狠狠的打了脸。尤其是本田菊,给阿尔弗雷德背锅,却又被毫不留情的出卖,原本跟着阿尔弗雷德的一众小弟,也被这么一闹搞的有些自我怀疑。

尼克松总统准备访问中国。

王耀此时西装笔挺候在接待室中,这才是他跟阿尔弗雷德的暧昧谈话,管他是真反华还是真反苏,任何人任何国家都阻挡不了中国的脚步,过去是,现在是,未来更是。

阿尔弗雷德也好,伊利亚也好,王耀自己也好,这三个人心怀鬼胎,围绕着这无垠的太平洋,勾心斗角。

王耀有些离题的想着,伊利亚该是如何的愠怒,但男人还是给了他三票同意,不愿猜想男人的心思,心中叹息。

大门应声而开,阿尔弗雷德伴在尼克松总统身侧,王耀歪歪头,挑起眉眼,不知道是不是阿尔弗雷德的错觉,总觉着眉眼带笑。

“别来无恙,阿尔弗雷德。”

—END—

这篇完全是被一个姑娘的脑洞引发的,再次谢谢姑娘~没有问姑娘的称呼我有罪..





评论(31)
热度(158)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