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廉鲜耻 2

英国人滑腻的舌头一遍遍不知满足的扫荡着他的口腔,极尽吮吸挑拨,王耀呆愣愣立在那,脑袋瓜里那根弦怎么也连不上了,一副任人索取的纯真样子沾染着媚态,亚瑟食髓知味般施力扣着他的后脑勺,侵略着向他索取,王耀头皮一阵阵发麻,半眯着眼睛费力的去理解眼前的一切。

卧槽这谁家的眉毛这么粗,一个激灵王耀将将从软麻中恢复些许知觉。

第二个卧槽是腐国多gay男真名不虚传,日他个仙人板板亲到老子嘴上了。

王耀慢条斯理的推开亚瑟,上翻个大大的白眼,看着英国gay佬一副欲求不满的脸,冷着个脸,''亲下得了呗,还啃个没完了,当啃猪蹄呢。''说完还格外嫌弃的撇撇嘴,拽着衣袖造作的擦擦被亚瑟亲出来的口水。

Arthur Kirkland,一个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的优质小鲜肉就这么被人明晃晃的嫌弃了,瘪了瘪嘴,有点委屈,又有点哭笑不得,千算万算没想到这小崽子蹦出这么一句话,张开嘴准备解释,然后就被一阵低沉软腻的笑声憋在嗓子眼里。

剔着眼一瞅,还是那个围围巾的高个子小领头,一双透紫的眼睛不知道看着谁,顺着视线一路摸索,这好小子正意味深长盯着王耀,怎么看都不怀好意,''你叫什么名字,中国人。''

王耀这会正郁闷自己活了17年却被个gay佬抢了初吻,不爽,生气,又碰上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来惹他,怎么着,被人啃了嘴唇就成了香饽饽谁看都想咬一口?呸了一声,吊着眼,哼着声,故意挑衅,''我是你爸爸。''

气冲冲的朝伊万甩着小马尾,转身就拖拉起弗朗西斯,也不管身后骚动,一股劲的专注往外走。

亚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他逗笑了,瞅着身形比自己小一圈的背影,蜗牛一般的速度,执拗的小脾气也让他生不起气来。这个人简直是世界的宝藏,自己闹出了动静,深藏功与名就要跑,亚瑟自己却情愿背个黑锅,给他擦屁股。

正巧马修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钻出来,一脸担忧的抬腿就朝着矛盾中心走来,亚瑟使个眼色,示意他去帮王耀,转身剔除掉面对王耀时的一脸温和,愠冷阴鸷盯着那伙不忿的小团体,五官冷若刀锋,眯着眼,薄唇拧出一个讥讽的线条,''戏也看够了,别太过分。''狠盯了一眼伊万,拖拽起睡的跟死猪一般的基尔伯特,也扬长而去。

等亚瑟半拖半拽把人带出National,王耀跟马修正七手八脚把弗朗西斯塞进副驾驶,人醉酒了也不老实,紧拽着王耀袖子无赖往人脸上喷着酒臭气,''别拽哥哥,你知道哥哥衣服多贵嘛。''还特配合的打了两个酒嗝,什么仇什么怨,王耀五官揪在一起,报复性质地狠力拍下咸猪手,哐一声把车门撒气一关。

这边亚瑟也把基尔伯特安顿好了,过程倒比王耀容易点,就是磨难了耳朵,破锣一样的嗓子五音不全还特别自信走一路唱一路,妈的智障!亚瑟神奇的极尽绅士的翻了个白眼。近朱者赤,怎么就不跟马修学学呢,算好了时间,直接派人来接,谁都不麻烦,还能帮忙。

长呼一口气,回头几步走到王耀面前,想着刚才小崽子没义气的行为,故意唬着张脸,压根没想起来自己非礼了人家,''你跑的到挺快。''语气里甚至还流露出几分委屈。

王耀不咸不淡的瞅了亚瑟一眼,心想这人也够臭不要脸的,''你啃我嘴的时候风光都给占了,让你善后还委屈着你了。''死基佬,拔屌无情!心里骂着,嘴上嘲讽着,压根也没觉着哪骂的不对。

''……''戳心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亚瑟傻呆呆站在那,一时词穷,强吻一时爽,早晚火葬场!

啧。王耀咂舌,看着精明一小伙,怎么死蠢死蠢的,摇摇头,没救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回见了您。''特别潇洒的上车,关门,轰油门,回家。

眼看着人走了,才后知后觉再加上后悔,哇哦,亚瑟甩甩头,辣,真辣,辣的心脏都不听指挥的快速敲打起来,一跳一跳的,躁动不安的,双手掩饰到插进风衣兜里,渴望夜风捎带走些热量,做个深呼吸,嗯,一定是酒精的副作用。

王耀这边早不知道跑出了多少公里,闲出一只手把空调按到最热,半夜时间,马路上黑漆漆一片,撇了眼安分下来的弗朗西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窗户溜个小缝的想法打消了,绷紧着脸,心里乱糟糟的。

''被人撩到了?''贱兮兮的。

''操!''瞄一眼后视镜没车,松开油门,换个角度狠力一踩。

''操操操,王耀你疯了。''天旋地转,弗朗西斯本来就头晕目眩的,这下更是差点没吐出来,救命似的牢牢抓住把手。

''什么时候醒的?''王耀不咸不淡的问。

眩晕劲还没过,一阵阵反胃恶心,也没了哄骗的能力,紧拧着眉毛,''在亚瑟亲你前后吧……''

都他妈是猪队友,翻了个白眼,缓踩着油门,停到应急车道上,下车扶着弗朗西斯,一泻千里,跑来跑去几回递纸巾递水,任劳任怨的,弗朗西斯咕嘟咕嘟仰头漱了漱口吐出来,好歹是舒服了一点。

''所以你就躺那看我好戏?''显然是接着上句话发问。

无辜的耸耸肩,''我哪知道亚瑟能真亲你啊,再说人家脸帅身材好,你也不吃亏。''

WTF?王耀简直要黑人问号,神三观,神逻辑,''下车下车,滚下车,老子没你这样朋友!''伸着指头连戳好几下解锁,简直要气死了。

''哎哎哎哎,''弗朗西斯吓得抱紧了安全带,''你忍心把哥哥扔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嘛,王耀摸摸你良心再说话。''王耀呵一声,转头一动不动盯着他,脸上黑乎乎一片,瘆人非常,''早就让你吃光了。''

软的不行来硬的,弗朗西斯暗搓搓想着,什么破脾气,还暗骂自己是狗,''得了吧你,还不是让人家一撩一个准,你害羞什么呢在这。''

哼。王耀又倚回靠背,梗着脖子就不说话,弗朗西斯较劲就支着下巴盯着王耀,半晌,小崽子憋出来一句,''放狗屁。''

又是猛踩一脚油门,发动机轰隆着,''王耀我操你大爷!''法国人惨叫,然后路虎一路绝尘而去。

把弗朗西斯扔回去,王耀就马不停蹄的开回了家,遥控开了车库门,一个漂亮的甩尾,稳稳停下来,下车爱惜的摸了摸车前盖,还好弗朗西斯没吐他车上,否则叫他吃不了兜着走!瞅着大的离谱的车库,无论多少次,小崽子依旧觉得浪费钱,不经意扫了眼另一半空缺的车位,眼睛半耷拉着,上一次有车开进来是什么时候?谁知道呢,自己爹妈记不记得这还有处房产都两说,王耀偏颇的想着,抬腿上了小台阶,把食指贴在扫描器上,噔一声开了锁。

简单快速的洗漱,上床睡觉,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酒精的作用,少见的一夜无梦,太阳照的眼皮发烫人才不情不愿转醒,低低呻吟一声又懒懒把被子罩在脑袋上,像个巨大的蠕虫,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才咬牙跺脚闭着眼睛开了淋浴。

期间滚滚几次喵喵叫以示抗议,王耀一个人住没有关浴室门的习惯,听得心烦了,拉开帘子就往滚滚身上弹水,猫儿受惊哀嚎一声跳跑了,王耀自得其乐笑的不行,摊上这么个主子,生活没什么规定下来的习惯,带的猫儿吃食时间也不固定,难怪抱怨。

放的水不是特别热,不走心的洗洗涮涮,约莫20分钟,拧紧了水,赤着脚走到镜子前,潮湿犯冷的滋味从脚底蔓延到心,镜面只沾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看着人模模糊糊的,伸手一抹露出来半张脸,王耀细细看着,半长的头发湿哒哒顺着肩膀低落水珠,男生女相,秀气精致太过,挤着五官恶狠狠盯着镜子,镜子也狠辣回盯着自己,把脸冷下来,踢踏着鞋,胃里涌着莫名的恶心感。

周末的时间像开了加速器,先是三下五除二把老头的实验报告写了,图表一做,照张照片发到messenger的组群里,收获了一堆感谢点赞。躺在沙发上拿着iPad一页一页翻看着Fundamentals of thermaldynamics,Charlene教授留的阅读作业,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老女人一般烦,尤其是教工程的,一边嘟囔一边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

忙忙活活先把作业搞定,已经是下午两三的光景,午餐草草收场,把剩余的泡面汤汁倒掉,餐具往洗碗机里一扔。其实王耀不仅不是不会做饭,相反由于父母常年奔波,照顾自己已经成为生存方式。刚开始的时候,还总去超市挑挑拣拣拾掇自己爱吃的菜,时不时开个火,但到最后蔬菜瓜果总是腐烂在冰箱里多,久而久之人也懒散了,凑合一顿是一顿,大抵是个糙汉子,一把好厨艺小情怀早不知什么时候被磨没了。

懒懒斜倚在沙发上,酒足饭饱,撩开衣服晒肚皮,傻笑一声觉得自己提前了几十年过上了退休老伙计的生活,午后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王耀身上,暖的让人发困,蜷缩着身体,赤裸着双脚有些发冷,半眯着眼把脚硬塞到滚滚柔软高热的肚子皮毛下,小猫不走心的叫一声,蹭蹭倒也没跑开,自己傻兮兮笑笑,迷迷糊糊拽过旁边的小毯子,阖上琥珀金色双眸。

这一觉比起昨晚并不安稳,缩居的姿态让四肢建生麻木,身体不受控的下坠着,四周漆黑狭窄,像是被挤压在闭塞窒息的管道中,内心恐惧慌张着,但像所有的老旧默片一般,滑稽夸张的挥舞着身体,喉咙被噤声,越坠越快,快到底部了,先是由一个光点到荧绿色光斑,最后是一片碧绿色湖水,砰一声跌进去,呛得鼻舌酸涩不堪,拼命挣扎着,他是个无声的求救者,猛的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梦中溺水的感觉太过真实,大口喘息着,恍惚间不知道自己身在哪。

脑中嗡嗡了好一阵,才发觉手机提示音一直没停过,伸手从咖啡桌上拿起来,锁屏上一条Facebook提示反复响了多次。

''You have a new friend request.''

王耀多少有点儿强迫症,在手机上的表现就是所有图标一定得干干净净的,小红圈再加上数字,总觉得不利落不干净,点开fb,from Arthur Kirkland,头像是一个装逼的背影。

妈的,阴魂不散,王耀恨恨的想。

倒头软软陷在沙发里,身体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尚留着惊恐的疲软,刺眼刺心的绿色,才发觉跟亚瑟眼睛颜色无二。唇肉上被狠戾碾过被强烈需求的感觉被回想起来,他宁愿当做被狗咬了一口,也不想矫情的被戏弄一般用身体用肌肉细胞去记住一个人的样子。

手机再一次响起来,被吓了一跳,恹恹的瞥过去,一个来自陌生号码得短信,上面写着。

''Don't eat your words:)''

去他妈的蛋,混蛋柯克兰,真他妈是上了贼船了,扶着额头,才想起来昨晚答应了人家啥。

作为一个有节操有名誉的小年轻,答应了就得做到,做人要有骨气。

悲壮的认命一般点了接受。

反正大不了再吃回来,王耀如是。

————


所以耀耀很神奇的没有踹开亚瑟。


评论(25)
热度(224)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