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设北美双子x耀】Brothers

Sum:我也不知道我写的这是什么鬼(/ω\)总之cp是北美双子x耀 但本文主写兄弟【ya I know..】



DO NOT OWN

———————————

多少次了。

阿尔弗雷德冷着双眼,崩着嘴唇线条,裹挟着森森冷意看着前面两人的背影。两个人靠的极近,由于身高差距,金发男人时不时微弯着腰,向着中国人的方向倾斜,言笑晏晏,王耀侧脸朝马修露出的温和笑意就像一把锋利匕首扎心扎眼。

多少年了。王耀肯对他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的次数屈指可数,更残酷一点说,王耀肯跟他付出任何真正的情绪的次数全加在一起,一双手,反复来算,绰绰有余。他费心讨好也罢,威胁挑衅也罢,东方人长袖善舞,嬉笑怒骂,明面上既能跟自己一唱一和又能嗔着眼睛跟他吵个天翻地覆。可藏在他胸膛下的那颗稳定跳动的小小心脏里,究竟存在着多少名为阿尔弗雷德的空间,美国人不愿去想,也不敢。

作为国家的化身,阿尔弗雷德觉得王耀把这句话比起身份,更当作他的工作。每次会议结束后,王耀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下来的情绪都让他觉得触目惊心,开心,愤怒,冷漠,支持,反对,又或者种种情感掺杂在一起之后,统一被调和成一种阿尔弗雷德难以分辨的情绪。

这是一种无法用任何一种语言中的某一个特定词汇去被描绘出来的情绪,古井无波一般,平淡着五官,看不出喜怒哀乐,却也不是面无表情。就好像尘世喧嚣,都与他无关,也只有在这种时候,阿尔弗雷德才能窥探出一丝王耀身上给时光以生命的重量。

阿尔弗雷德却憎恶极了这样的王耀。

无法被触及的,难以掌控的,如同神祗。

也许这也是亚瑟毫不犹豫的粗暴把东方人拉下地狱的原因之一,阿尔弗雷德恶意揣测着,他也流着西方人骨子里横征暴敛的血液,什么才算得到美好?那就是亲手把美好撕碎。

自己得到了,别人却连看一眼的机会都不再有。

占有欲。这是他们天生的兽性。

而这个男人,在他习以为常之后,却每每对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笑逐言开,不加掩饰的笑容,弯起来的眉眼,甚至肢体若有若无的接触都像是拿剪刀一根根剪掉每一丝能引起他暴怒情绪的线,他觉得接近了,就快到尽头了。

这两个人的组合首先让他觉得莫名其妙。他的哥哥,马修威廉姆斯,他们兄弟独占了北美洲这片新大陆,拥有着丰饶的资源,佐以科技与经济,两个国家的强大相辅相成。共享着世界上最长的国界线,阿尔弗雷德源源不断给马修输送着大公司的品牌与项目,使加拿大的经济持续增长,马修另一边给美国人提供着更为富饶的资源,石油,畜牧业,他就像阿尔弗雷德往外延伸势力的定心石,而就是在最近,他最为放心的人却跟王耀打得火热极了,双方有意无意都好,王耀一路吞吃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为加拿大第二贸易伙伴。

阿尔弗雷德趋近于暴怒的边缘,他说不清是更生谁的气,马修吗?因为他对自己''敌人''的亲近?还是王耀对于自己哥哥的不吝温柔?

Either way, they are all wrong. It's not happening, at least he won't allow it.

加紧了几步,皮鞋敲打地面的声音格外明显,走在前面的马修跟王耀不约而同回头,双双都由于阿尔弗雷德阴郁的五官流露出一丝讶异。

王耀脸上的笑意还没完全散去,略微朝马修一点头,向后意味深长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不作停留,没给美国人开口的机会,走出联合国大厦,上车,干脆利落的走人。

阿尔弗雷德更是一口气憋在心里,眯眼狠盯着王耀越来越小的身影直至消失,才又把眼神重新落到马修威廉姆斯的身上。

''What's up, Al?''加拿大人一如既往的友善声音此时却刺耳无比。

冷声笑着,''Shall we go for a walk, brother?''

人造绿地和建筑物对于马修这个崇尚自然景观的国家化身很少引起他的兴趣,令他好奇的是是阿尔弗雷德的阴阳怪气。美国人向来不喜英式英语,繁琐虚伪,这来自来自阿尔弗雷德的原话,再一个,阿尔弗雷德已经很久没叫他brother,马修实在想知道他这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想不通一个问题,Matt,''美国人半严肃的问着,''加入王耀牵头的亚投行究竟能给你带来多少好处?''

敛起神色,马修早知道阿尔弗雷德会有这么一问,只不过是没想到是这么个时间和这么个场合,''what do you mean?''

''Nothing,''阿尔弗雷德耸耸肩,''我只是想提醒你,有些国家可是等着看你跟我的笑话。''

马修冷笑一声,阿尔弗雷德怎么就能一直视若无睹,''别闹了阿尔,亚瑟跟弗朗西斯加入的时候,我也没看你去兴师问罪,don't be silly. 王耀的经济发展你也不是看不见——''

''所以这就是你急不可待往他身边站的原因?''阿尔弗雷德粗鲁的打断马修未说完的话,怒目而视,看着与他近乎一模一样的脸,又想起王耀对他们截然不同的态度,又是一阵怒火中烧,他的哥哥,他的一衣带水的近邻,他曾经的哥哥、现在的盟友,一个个都搓手顿足等不及的站队,他还想问问他们是什么意思。

薰衣草紫的双眸极为罕见的凝起一阵冷意,由于地缘政治跟跟文化交融,他跟阿尔弗雷德似乎在其他国家眼里几乎等于一个人,等于同一种声音。没错,加拿大的确需要阿尔弗雷德的支持,尤其是国家命脉的经济和军事问题。他的战争,除了跟阿尔弗雷德打之外,就只有跟英军联军而已。军事上没有话语权,一部分是阿尔弗雷德不可能允许在他附近存在可以跟他一战的军事强国,另一部分是他本质上爱好和平的原因。

但这些并不等同于他懦弱,如果他是个懦弱的男人,那么加拿大这个国家从一开始就不会存在,这片世界上领土第二大的国家会早就被阿尔弗雷德所占领,马修的好脾气从来不是因为妥协才养成的。

''What the fuck is wrong with you brother? 加拿大跟哪个国家合作从来不是根据对你的利弊而选择的,我的优先权永远是我的人民和国家,''紫眸毫不畏缩的盯紧那双涌着暴风雨的蓝色,''你总是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所有国家都要围着你转,都要甘心为你利用,看谁不顺眼就群起而攻之,随意找个借口空军就能轰炸人家里去,你真觉得世界上除了你其他国家都是傻子吗?Pathetic!''嘴角扬起一个讥讽的角度,越发无谓的开口。

''比起操心我的事,Alfred,你还是先管好自己民众的问题吧,''金发男人恶意的挑了挑眉,''我家的移民网已经被你们美国人点击到系统崩溃了。''马修的英语算得上是亚瑟柯克兰亲手教的,以至于到今天马修依旧能说得一口纯粹的英音,伴随着语言一同的还有英国人独特的嘲讽技能,尤其是在怼美国人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而在这一点上,马修威廉姆斯绝对很好的继承了传统。

''哦对了,''加拿大人恍然大悟,''你家总统前几天不是还说我家的奶制品逼得你家农民没有活干无法生存嘛,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回答。别说你不知道经济全球化,再一个你不能因为我能生产品质更好的牛奶而责怪我,说到底,加拿大只有10%美国的人口,为什么你们要进口我们的牛奶,你自己看,在责怪别人之前,先想想你自己问题出在哪,brother, don't screw up here, pauvre homme.”

美国人攥紧了拳头,怒火已经燎原,无论马修说的再对再合情合理,他都不应该拿出这种态度对待自己,伸手揪住马修的领口,狠力就势把马修撞在墙上,恶狠狠的开口,''少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跟我说话Matt,你现在说话有底气了是吗?要不是这些年我的投资跟技术,你哪来的资本去跟王耀合作,我亲爱的哥哥,be grateful!我给你带来的力量不是让你用来反对我的。''剔着眼皮瞪着加拿大人,''还是说,你们一个个都等不及落井下石,等着我灭亡那一天?你也没什么不同吧马修。''

猛然间马修威廉姆斯意识到自己双胞胎弟弟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引得今天突如其来的怒气,安静无语了好一会,看着与自己相似面容却性格天差地别的弟弟,心里涌上来些气愤却又有些心疼,他与阿尔弗雷德一同长大,两人的境遇却大相径庭,美国人被迫拿起枪反抗压迫,一个人摸索撞的头破血流才一点点摸清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式,但也就是这个向往和平和自由的孤独的人独自成长20世纪的绝对霸权。

马修以为阿尔弗雷德早就把心扔掉了,现在看来,他跟100多年前的样子并无分别,叹息一声,抬手抚慰性质的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后背,这是一个拥抱,家人间的,兄弟间的,这是马修为数不多的在阿尔弗雷德展现兄长一面的时候,大多数的时间美国人的霸权无赖行为总让他想要跟阿尔弗雷德划清界限。

胸口被紧揪着的衣服略微有些松动,马修凑到阿尔弗雷德耳边,''放心吧,你灭亡的那一天,加拿大也不会存在了,by all means, brother.''

温情的时刻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从来没长久过,他沉默不语,看着马修带着温和笑意伸过来的示好的拳头,自己也耐不住笑起来,轻轻一撞。

''Thanks bro, but Yao is mine, you'd better keep that in mind, will you?''

马修威廉姆斯扶额,这个该死的幼稚鬼。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之前王耀看见阿尔弗雷德拔腿就走,明明这两个人把彼此看的通透,又有着该死的默契但却见鬼的刻意保持距离,他不懂。但对于王耀,马修从来不觉得阿尔弗雷德有什么ownership。

“That will be up to Yao, I suppose."

——END——

翻译:pauvre homme=poor man

法语..以及W的法语早就还给老师了...


W就是喜欢看马修怼阿尔哈哈哈哈

Annnnd Trump说加拿大的牛奶搞垮了美国的农民...无言以对,曾经President Trump还指责中国强l奸美国...bravo

这是W愤怒心情下的产物,不是因为新闻,just..hell knows what's going on with me right now. 

I am going to EXPLODE.

Nite everybody


评论(27)
热度(343)
© W/Powered by LOFTER